Wingmakers資料轉運站
關於部落格
經常感受到好像黑暗已經獲勝.
但就像空寂的空間能清晰聽見最遠的聲音.
同樣的.讓自己成為空寂的.
連接上我的話語.
以終止黑暗對你的侷限.

摘錄自道蒙預言圖文


突然間.我似乎明白了.
沒有任何力量可干擾或阻止未來變成當下.
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摘錄自量子遊龍第115章
  • 1634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ingMakers哲學:第4室 信念與其能量系統

 


WingMakers哲學:第4

信念與其能量系統
 

(引用自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siage/)

 

所有的信念,

都有像產房一樣能把信念實現出來的能量系統

這些能量系統裡

有著能夠指揮你的生活經驗的發生之流

在有意識或潛意識的層面,你是知覺到這些流的

並且容許它們把你帶入.

對你真正的信念系統之最佳例示的經驗範圍裡。

 

信念系統與一個彼此交感的團體、文明、

甚至族類的主要能量系統共鳴,

並且是這主要能量系統的副產品。

以這樣來說,能量系統是比信念更基本的

能量系統創造出,能創造信念的經驗。

能量系統的領域範圍很廣,

但當他們是與信念有關的時候,

他們可以被定義為

—具體化在人類DNA裡的〝最初始的思想形式〞

有些人會把這種基本能量系統認作是本能的知識

在每一個存有裡,都存在著來自他的祖先的,

橫貫過無數世代和族類的遺傳基因複合體

而在廣大的銀河系時間裡,

這樣的遺傳基因複合體.

累積了如何在三度空間的宇宙裡倖存下來的

相關能量系統。

因此,〝倖存就是人類存有的主要能量系統

這種能量系統的訊息植入了人類的基因密碼

而驅動了人類的經驗和信念。

〝倖存〞的焦點是〝順從〞,

當一個存有如此的深信〝倖存〞時,

要從倖存所需的順從中掙脫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人類根植於一個倖存的能量系統,

已經變成了他的遺傳素質和天性所支配的順從者

 

他的經驗反映了這種情況,

而他的信念也在這樣的狀況下跟隨著產生。

生命的情況無法讓一個存有從這種普遍的狀況裡

區分或隔離出來。

這樣,以三度空間為基礎的族類的等式就是:

以倖存為基礎的能量系統+銀河系時間

=順從者的生命經驗=信念系統。

這表示說,倖存做為一個族類的核心能量系統,

將會長期產生一種
會製造出倖存所需的順從生活經驗

結果是信念系統大多是,

為了倖存而去遵從基因性的本能之副產品。

順從的循環.騎乘在個人或群體的能量系統之上,

而形成了符合這個能量系統的信念系統,

就像一個物體的影子
符合這個物體的外形一樣地無誤.

在以倖存為基礎的能量系統的範圍內,

有轉換地帶存在著.

這些轉換地帶可以容許一個人重新產生

和宇宙的、多次元的能量系統相符合的信念。

 

可以把這些轉換地帶想成是,

和貫穿空間中的能量漩渦並沒有不同的,

貫穿人類主要的能量系統之獨立的能量入口。

瀰漫著地球的能量系統

—產生墨守成規的、順從的信念系統—

將會被積極地轉變

以使更多可進入的轉換地帶的存在成為可能。

一個人如何進入這些入口或轉換地帶,

並且利用這些轉換地帶之可用的能量系統,

將會是21世紀的一件大事。

 

這些轉換地帶就像是一些開口,可以把人

mindbody這種倖存和順從的主要能量系統中

引導出來,而進入mindsoul的新能量系統。

這種mindsoul的能量系統
以創造性能量為其特徵.

針對領悟到持續的信念和生命經驗之創造者.

而這一切一直以來都為整體導航儀所承接。

當這種領悟藉著進入這種轉換地帶或入口之一

而被達成時,存有就可以開始不受時間
和主要的倖存
概念所支配地,

去重建他們的信念系統。

 

轉換地帶有兩種:

Tributary Zones〈支流地帶〉

Grand Portal〈偉大入口〉

支流地帶.在時間上時有時無,

它通常可以在一個健全的文明裡
的高度文化中被找到

—尤其是在根基於心靈起源/神話

/和宇宙的探討等方面的藝術活動中。

 

這種本質的藝術,

不論是音樂、繪畫、詩、戲劇和舞蹈,

都是可以被建構成能使存有轉換,

而去發現偉大入口的支流地帶。

Grand Portal/偉大入口.

是等著人類在21世紀的

後四分之一世紀去完成的首要成就,

它將會是被可信賴的科學所發現的,

對人類靈魂的一種無法反駁的發現。

偉大入口.將會為人類領進一種新的體悟.

這種體悟將使人類可以

從一種以倖存為基礎的mind-body的能量系統,

轉換到一種以探索為基礎的mind-soul能量系統,

這種探索的能量系統

將可以實現Sovereign Integral的信念系統.

這也就是那個長久以來所被預言的黃金時代。

 

Wingmakers與現存的階級制度同時進行,

在人類歷史上
一直都在創造或啟發支流地帶的創造。

在人類時間上出現的每一個這種支流地帶,

並不是作為宗教或哲學的活動,

而是作為對精練的美或對心靈的崇仰之藝術表達

隨著偉大入口發現時間的逼近,

這類藝術表達將會變成愈來愈是多次元的/整體的

並且像指引方向的燈塔一樣地

指引著發現偉大入口的道路.

這是人類族類啟蒙的方式。

 

Wingmakers在加速的、非物質的次元

創造出初始的支流地帶,

做為與最初源頭的高電路連接的

創造性能量之前哨基地。

而這些行動就像路標一樣地、溫和地

帶領著人類在藝術和文化上最優秀的代表,

去創造出物質基礎的支流地帶,

然後這些實質的支流地帶

再引導人類在科學上最優秀的代表,

最終去發現和證實整體導航儀的存在。

 

這樣做時,
人類就會永遠從以倖存為基礎的能量系統

改變到以探索為基礎的能量系統。

這是一件比任何一件21世紀的事件

都要更極度地改變人類生活經驗的事件。

一萬一千年的文明將在這個事件上達到最高點,

而它的發生將是透過藝術和科學。

 

宗教也會是一個因素,但只是一個次要的因素,

當這個發現發生時,
宗教將別無選擇地只能去尊崇它.

並且採納它的深遠的牽連,

宗教將會害怕它自己會被科學取代,

而它將會知道只有一條路可走:

與結合

科技/心理學/形而上學/與宇宙學的科學合併。

 

支流地帶將會成為22世紀的新宗教,

他們將會成為進入新能量系統的試金石.

—因為偉大入口的發現

而進入這個行星的新能量系統

這個時候, 階級制度的新結構
將會與人類的手相合適.

—像一個裡外翻轉的手套—

這將會預示一些,因為宗教、商業、政府
和科學的以倖存為基礎的利益,

而被留在神秘面紗之後的大師們的返回。

 

無論如何,這些制度將會被改革,

而這些握有關於個人如何運用偉大入口

去探索他們自己和宇宙的重要資訊的大師們,

將會被尊崇而最後為大多數的人所賞識。

22世紀的黎明之前,

偉大入口將會在人類的文化中普遍存在,

在所有學習的教室中被公開承認。

 

偉大入口的發現.是一個被小心地精心安排

而同時進行的〝弦之事件〞〈event string〉,

這弦之事件是由無數多的要素所構成的。

這個事件之所以一直被這麼精心安排的理由是,

它將會刺激人類族類的遺傳心智去探索複合宇宙

而不只是簡單的地球或祂的太陽系。

 

把人類安置在Sovereign Integral network上,

和改變人類的能量系統,

讓所有的顯現由此產生.

是一致的事件。

當一個三次元宇宙的族類發現了

對於複合宇宙和整體導航儀最深處的地貌

之無可反駁的科學證據時,

它會衝擊這個族類的所有層面,

它是所有能被預示的意識的轉變裡,
最完全的一個。

就是這個事件,
驅動了大師們返回到明確的影響力

和公開的角色。

有許多可以實際應用的方法.

可以重建一個人自己的能量和信念系統,

而它們需要,在最多數的情況下,

主動積極地沉浸在一個支流地帶裡。

 

這意味著
與支流地帶在一個深刻個人層面上交互作用

透過最深的關切,把它轉譯為個人的啟示。

每一個支流地帶的設計就像是一個鏡屋。

除非一個人踏進去,
否則不會有任何影像可以反映,

不會有任何個人的內容可以被傳達。

 

進入一個非物質的支流地帶的最平常的方法,

是透過冥想或作夢狀態。

在這種意識的改變狀態下,
藉著進入這些支流地帶,

存有可以開始去轉變和重建他們的能量系統。

典型地,這都是在從階級制度中被精選出來的,

能量系統轉換的大師之引導下完成的。

目的是去引導一個存有變得對於那個引起順從

和在順從中的生活經驗之

倖存的能量系統之複合物的較少的依賴

 

這些存有們被邀請參與這個過程,

為的是要在他們的創造性的力量感與

在三度空間宇宙裡展現的權力這兩方面,

啟動一種更深入且更具穿透力的管道,

以進入整體導航儀之神秘的領域。

 

存有們依據他們所累積起來的.

要去協助偉大入口的弦之事件的慾望而被選擇出來。

就像之前舉出的.wingmakers在加速的次元裡

創造出存有們可以在作夢狀態或在有些例子裡,

透過冥想而進入的支流地帶。

在這些支流地帶裡揭露出自己.

--雖然很少人記得起來

使得這些存有們
能把非物質的支流地帶之相似物,

轉換到地球的三度空間的世界裡來。

 

這些最初的實質的創造物所論及的是

精神性的價值觀,

而它們常常是詩、美術、音樂和戲劇的作品。

21世紀剛開始的時期,

它們將會結合

藝術、精神性的價值觀、科技和科學。

它們並且會成為非常重要的支流地帶,

因為他們將會預想出偉大入口,
而在這個預想裡,

他們將會創造出在地球上發現偉大入口的骨架

 

這些實質的支流地帶

將會以一種非物質的支流地帶做不到的方式,

催化21世紀出生的存有們。

具體的說,

透過能重新裝配在人類大腦和神經系統裡的.

四次元的蛋白質模式之音樂和藝術,

這些存有們能在次分子的層面引發一種共振。

這樣做時,神經系統將可接收和傳送,

能使大腦裡直覺和第六種感官存在的區域.

產生不可思議的質變之更高能量的電路.

 

有一種第六種感官,

在那裡面,大腦變成了遺傳心智的器官,

而不是個人存有身體的器官。

這是一種
Sovereign Integral不同的意識狀態,

因為它是無法維持一種穩定與持續的.

它只能有驚鴻一瞥,

但是在這驚鴻一瞥裡,

遺傳心智可以轉移想法、洞見、和創新

而使得偉大入口之發現成為可能。

 

一萬一千年以前,有一個知識的寶庫

wingmakers植入到遺傳心智裡。

這個知識是發現整體導航儀的藍圖。

透過他們最優秀的代表的努力,

人類的階級制度已經接近了這個聖杯。

 

我們wingmakers.

已經把所有你們能夠成功地獲得聖杯的所有要件

都包括進來了,沒有細節被遺漏或疏忽。

我們已在廣大的宇宙中,
無數個有生命存活的行星上.

進行過這種能量系統轉換的程序。

而你們最優秀的代表將會成功。

 

無論如何,偉大入口並不是那麼容易理解的,

它需要在宇宙學/科技和科學領域
都被教育過的人類。

就是這個理由,所以在醫學領域裡的

基因和神經的圖譜.會在21世紀繼續進行,

以使任何一個
渴望得到一種新的空間性的智慧的人,

能獲得這智慧。

 

雖然這種醫學科技對某些人來講,
會感覺像是不自然
與人造的,

而因此是一種不受歡迎的科技,

為了能理解偉大入口,
它將會被更多的人類所需求,

它不應該被懼怕。

這個科技將會增強大腦中央
負責空間的、多次元概念

的和高度抽象的思考過程的部分。

在一般人類心智裡,
它將會容許偉大入口的能量系統被理解,

並且因而像地心引力被相信為事實一樣的,

被當成科學的原理來相信。

能預示出偉大入口之支流地帶的能量系統,

將會在21世紀的初期

wingmakers轉譯給你們最優秀的代表.

 

這些支流地帶
將會在地球的三度空間裡顯現出來,

但他們實際上是源自於一個

只有wingmakers和最初源頭知道的.
非實質的次元。

就某種意義來說,這些支流地帶

是來自你們未來的一個實相的共鳴,

像一個逼近你們的能量場,

這能量場能使你們做出,
為了容許整體導航儀完全在

人性上體現出來的,
你們的族類所需的量子躍進。

 

聲稱說,如果你們這個時代的人類

相信他們是最初源頭的一個聚集而成的載具

天生具有最初源頭之探索的精湛技藝,

他們將馬上認出他們自己就是wingmakers

是相當正確的。

而同樣的說法,
如果我們沒有辦法成功的讓偉大入口

對人類顯現出來的話,wingmakers將不會存在,

這也是正確的。

透過我們的存在,人類的未來是得到保證的。

當所有地球的大災難都被預言了,

 

而你們族類的毀滅
也在劇烈天災和戰爭的必然性中,

被詳細的說明了,

能夠解救你們的事件.

就在偉大入口的發現、接受和運用中。

這個新的能量系統能被帶進你個人的領域,

當你相信

我是最初源頭的一個片段體,充滿了祂的能力,

你就是正在與這種,

在連結的感覺裡之固有的能量系統接線。

你正在把,與你的源頭相連結的感覺,

與在其中的所有特性,招攬到你的實相裡來。

這信念和你是分不開的,
因為在你的能量系統裡面,

它的能量系統被消化吸收了,

而且像一條光的線一樣的被織入到你的心靈裡。

 

這些線,無論如何必須是多樣化的,
否則它們會斷掉,

而你的能量系統將會繼續留在
倖存和順從的陰影裡。

當你獲得對支流地帶的體悟時,

你將會獲得對新的能量系統

和對如何把這些能量系統.

固定在你自己的能量系統裡的洞察力。

 

有一些專門的技術

能把這種能量系統織入你自己的能量系統裡面,

並且把你以倖存為基礎的能量系統

改變成未來的探索的能量系統。

這些技術提供一種
連結倖存和探索能量系統的方法,

就好像有人建造了能讓他們

越過分割這兩個能量場之深谷的人行橋一樣。

這些技術分為三個種類:

l Mind-Body的活動的技術。〈聽音樂〉

l Mind-Soul的理解的技術。〈看畫〉

l Emotion-Soul的獲得的技術。〈讀詩〉

 

Mind-Body的活動—
這些技術牽涉到,

把音樂的表達置於一種身體活動的形式中。

這種身體的活動形式,是將心智的焦點

放在身體的、有節奏的、即興創作式的流動上。

心智跟隨身體、身體跟隨著音樂。

這音樂,做為整個有機結構的主角,

必須是為這個明確的目的而設計,

否則它將不會通到探索的能量系統。

 

17室到24室的音樂作品.
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從wingmakers所創造的

7個支流地帶中的每一個得來的—

這個技術需要
願意專注的跟隨著身體對於音樂的詮釋

那會像是在一個最盛的春天,
閉起眼睛進入一個草原.

而你知道你的嗅覺會引導你找到盛開的百花。

以同樣的方式,

你的心智必須要信任,你的身體能聽音樂,

並且能抓到

這新的能量系統被編碼在音樂的場裡的感覺。

 

將你的心智放在跟隨者的地位,
就是去依賴身體,

完全依據音樂,而以活動來作詮釋。

如此,音樂就能直接刺入心智,

帶心智到一個新的能量系統

—透過設計—

音樂將會啟動一種高能量的、複合的、有韻律的

並且能夠刺激大腦情緒中心的身體活動。

 

這是wingmakers所教導的.

一種將信任置於身體的智慧上,

而心智願意去聽從這種智慧的冥想方式。

這是這個新能量系統的一條線索,

透過這種技術而具體化出來。

在這音樂裡被設計有許多開口,

這些開口
會使大腦的情緒中心對這個新能量開放,

而當它們〈這些開口〉被找到時,

你將會感覺到
你的能量場的那種無法否認的轉變。

 

身體的活動表示了
新的與舊的直接的對比的外在化,

它顯示了兩個能量系統的相容性,

和一個人如何舒適和信任地同時在兩種場裡。

這種活動沒有任何規定,

它並不像刻意安排的舞蹈一樣.有對或錯的動作,

這是一種,繞過心智

並且容許音樂的聲音儘可能清楚地

讓身體智慧聽到的.即興創作式的身體表達。

物質身體變成了音樂之風中的帆,
而心智就是船身。

只有意圖的明晰是必須的,

除此之外,其他的都沒有差別。

 

固定的程序,

〈將新能量系統固定在你的能量系統裡〉

需要從17-24室的每一首作品
至少都要有七次的循環

有一個需要在你們的時間

大概一個月裡完成循環的時間期限。

這樣就是,每一個室的音樂七次,

而所有的這些要在30天裡完成,

可以更短,但不可以更長。

 

我們建議,在一次循環裡,

最好不要集中於超過兩個室以上的音樂。

每一個特定的室的音樂,可以在七次之後改換。

這樣的進展,可以是激烈的改變,

也可以是簡單的細微之改進。

那要看在活動中,每一個人的身體情況、

舒適、傾聽音樂的微妙鋪陳之能力

和它(音樂)當時的焦點而定。

 

不只是低頻的節奏、和衝擊的頻率之能量而已,

人的聲音和旋律也會對身體智慧講話。

這種方法和你們的舞蹈藝術形式的不同在於,

這八個室裡的每一首音樂都會促進你的身體智慧

去認出一種以探索為基礎的的能量系統,

它將會在功效上,

啟動身體對於這個能量系統之天生的探測器,

幫助人類儀具航行進入新的能量.

這同時必須授予身體智慧某種程度的信任,

要緊的不是關於身體在空間中的活動,

而是身體如何以同樣的方式來傾聽振動和反應。

 

一個大循環是由最少56次構成的,

而大循環是在身體裡啟動了一種

對新的能量系統之覺醒的物質性線索。

把這種覺醒固定在身體裡是重要的,

因為身體智慧是人類儀具裡最本能的部分

而儘管你的心智和心靈也覺醒了,

如果這沒發生在你的身體,

你要轉換成新能量會有阻礙,

因為身體將會本能地被吸引到

以倖存為基礎的能量系統。

 

有些人在做這個技術的練習時會覺得不舒服。

在你內被設計的程式是

You have been programmed that
〈你的信念是〉,

你的身體並不擁有他自己的智慧,

因此,

當你被告以要用你的身體智慧去傾聽和表達,

甚至連去試,你都會覺得極度的不自然。

這是自然的,

這是舊能量系統的某部分

還控制你的行動和知覺感知.

用你的身體去傾聽,用你的身體去表達,

用你的身體去感覺,音樂所傳達出來的動向.

是不可或缺的.

當每一首音樂快結束時,
你可以安靜地坐著或站著,

傾聽那在你內的迴響,

然後把這些迴響傳送給你整個的人類儀具。

 

這可以藉著去想像,
你的身體是一個能量的發射台,

被音樂所啟動,
而將這個能量發射到整個人類儀具,

就像一捲纏繞著的能量,
最後終於散射出去一樣。

 

如果你沒有辦法做完整個大循環,

你還是可以在剩下的兩個技術裡

找到能夠建造你的橋樑的方法。

Mind-Soul 的理解

—這個技術牽涉到,

注定在21世紀要觸動到人類的心理學知識。

 

這是整合了形上學

和遺傳心智的精神性感知之心理學,

帶有對大腦及文化

和個人基因遺傳之塑造的影響力的專門技術。

個人藉由研究別人的行為-如家庭成員或朋友-

和行為的後果來獲得心理上的聰敏。

這種心理研究的副產品,

也幫助一個人去建立他自己的行為規範。

當心理學忽視了那不可理解的/不可思議的,

那這個族類的心理學基礎,

就大多是建立在可觀察的行為的現象之上。

當心理學進展時,它就愈來愈會考慮到,

大腦、心智、和情緒的相互作用。

 

那不可理解的

就是最初源頭和祂的創造物之結構與相互連結。

人類的心理學忽略了這個層面的人類情況

最多只進入到作夢狀態,

這比較起來,就相當於站在山頂上逐日。

人類的狀況被認為不受那不可理解的所影響,

然而,人類狀況被包在那不可理解的裡面

就像毛蟲被包在繭裡一樣,

毛蟲如果沒有被繭影響,它會變成一隻蝴蝶嗎?

 

The Mind-Soul的理解之技術是透過,

剛好超出人類心理學所提出的

可理解的舒適範圍之外的視覺象徵之運用,

將心智的焦點放在那不可理解的之上。

藉著透過eye-brain/--大腦.
來研究視覺象徵,

 

在其中心智可以獲得對Sovereign Integral知覺

和那特殊的心理學之短暫的一瞥。

一個人可以透過.以一個支流地帶為基礎的

富於想像力的方案,得到對新心理學的理解。

不可否認的,這個技術是很抽象的,
但是非常的有效。

在這個視覺的方案裡,

心智成為一個個體,心靈也是。

這兩個個體共存在一個島上,

這個島如果不是這樣的話,

我們就會一直不用而遺棄它。

 

心智已經發現了wingmakers的繪畫的象徵,

而必須解釋這些象徵的目的給心靈聽。

心智和心靈用的並不是相同的語言,

而因此心智必須透過心電感應的方法,

向心靈解釋這些象徵的目的。

 

檢視這些繪畫裡面的一張,

實施一個徹底的精神分析,一旦完成了,

你就可以擁有這知識
而把你的領會翻譯給你的心靈,

讓這知識成為一種不需透過語言的理解。

這是高度概念化的,

但它被設計成這種方式是有目的的,

而結果會產生的洞察力是深刻而且廣泛的,

因為它們顯示了

〝從心智到心靈的理解〞如何操作,

以豐富心智對那不可理解的的領會。

 

對於那不可理解的的理解,

與其說是從心靈流向心智的,

倒不如說是
從心智在教導它自己的過程中產生的。

當心智透過象徵而抓到了那不可理解的

--不管它們是一些數學公式或宗教的語言

—它磨亮了心理的透鏡,

以便去看清在人類心靈中那看不見的角色,

和那

在時間外的世界規範著他的行為的能量系統。

這就是新心理學的難處:
它是根基於時間外的,

而在那裡心智是既瞎又啞的。

如果你觀察第二室的畫,使用前面提及的技術,

你會學習到一個時間的新次元

如果你檢視第三室的畫,

你將會得到對內在空間的新次元之知識

 

如果你研究第十二室的畫,

你將會發現一個能量的新次元

如果你檢視第四室的畫,

你將會被教導一個關於事物的新次元

所有這些都以密碼的方式被編在這四張畫裡,

但都可以透過這個技術來解碼

 

記住,當應用這個技術時,

心智是心靈的一個分開的個體,
而且是心靈的指導者.

在這個例子裡,

心智是帆,圖畫是風,心靈是船身。

我們建議這四個室的每一張圖
都重複這個程序三次。

在每一次你的心智和心靈對話的期間,

記住你的主要描述符號
並且找出它們之間的聯繫

你正在描述一個.
回歸與進入那

不可理解的之時間、空間、能量和事物的次元。

 

在這個技術的練習完成後,你將會找到一個,

心智有能力去表現遺傳心智的洞察力之新信心

而你將會開始感覺到
對新心理學所扮演的角色之賞識

因為在這裡,

心智學到了那不可理解的

而變成了整體導航儀,

就像毛蟲得到了繭而變成了蝴蝶。

 

Emotion-Soul的獲得

—心靈透過人類儀具而得到情感的反應。

情感,照定義來說,是對於建基在時間內的

一個事件/一種能量/一個記憶
或一個期望的種種反應

心智和身體主導性的決定了情感反應,

而心靈則觀察
並且從中獲得他們對於關係的聯結、

正確的評價.以及重要的領悟之建設性的要素

身體和心智也從情感的反應中獲得學習,
但不像心靈,
他們沒有辦法去過濾什麼是建設性的,
什麼是破壞性的,
所以他們比較容易受到生氣、貪婪、
恐懼

這些情感性的反應所影響。

 

這些情緒
使心智固定在以倖存為基礎的能量系統裡,

就像任何其他這個世界的創造物一樣的穩固。

引導人類儀具去和源頭智慧,

及最終與最初源頭成為一體的,

人類儀具的精神本質.

情感性地具體化在一種聲音的形式裡。

這個聲音可以透過,構思一種特殊的節奏

和意義的共鳴之詩的抽象概念裡被聽到。

 

Emotion-soul取得的技術

與領悟一首詩的情感性聲音,

意欲使這個聲音在你的心靈裡引走共鳴,

並且解放由這個共鳴所引起的情緒,

讓它像一頭野獸被釋放到牠自然的棲息地一樣地

自你之內 散去 有關。

 

Wingmakers的古箭遺址裡,

有十首詩的設計是為了這個技術的運用。
它們是:

Circle

 Forever

 One Day

 Listening

 Afterwards

 Of this place

 Warm Presence

 Another Mind Open

 Of Luminous Things

 Like the Song of Whales

 

每首詩都觸及了一種微妙的不協調之情感心弦。

是不協調激起了情緒性的反應,

並且讓這些情緒性的反應

容易進入人類儀具的各種更高的能量裡。

這種不協調與其說是關於憤怒、貪婪、或恐懼,

倒不如說是關於分離、遺棄、和精神上的忽視

這些更微妙的感覺。

The emotion-Soul Acquisition

對這些感覺表示尊重,

並且尋求將這種不協調的栓繩交到心靈的手中

〈意謂由心靈來掌握〉

如此,可以保證這些情緒,

在心靈的評判、洞悉、和理解的引導中,

得到表達和影響。

是分離和遺棄的沉默之情緒

激起了恐懼、貪婪和憤怒的〝尖聲大叫的情緒〞

詩可以產生這些沉默的情緒
和對心靈釋放它們的存在

而如此做時,容許這些情緒被承認,

並且,在這樣的過程中被了解

 

這種了解有助於減少心智和身體的憤怒與恐懼,

是心智和身體的憤怒與恐懼

使人類儀具遠離源頭智慧
和對整體導航儀意識的領悟

如此,emotion-soul acquisition的技術

是沿著這十首詩的聲音

找到遺棄和分離的微妙情感

而容許這些感情在一個人自己內升起,

就好像它們被陳列在你的心靈面前一樣。

 

這些感情就像是把那些〝尖聲大叫的情緒〞

拉入你的生命之流的繩子,

而就是這些尖聲大叫的情緒

把你固定在倖存的能量系統。

你能把這種沉默的情緒之繩消除或減少多少,

你就能把這些尖聲大叫的情緒消除或減少多少。

要確信在你練習這三項技術的每一項時,

都有我們的在場。

你並不孤單而且你決不會失敗。

如果結果並不像你所預期的,

那麼就放棄你的預期。把這些期望擺在一旁,

而把你的目標置於沒有任何目標和標準上。

同時要確認,你的能量系統的轉變和實現

會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展現出來,

因而,如果你對它們的實現有所期望的話,

它們對你來講大部分仍會是隱藏著的。

 

以個人和族類的身分而言,

這種轉變都是故意被設計成一種奮鬥的。

作為一個族類而言,為了調整人類儀具成為

能容許整體導航儀進駐

並且指揮大腦中心、神經系統、

和潛意識裡祖傳的加工物,

人類必需會利用科技的適當工具。

這需要相當於五百二十萬年的時間
才能使類人族類進化到偉大入口的門檻。

 

作為一個個人而言,前述的技術,

使有目的地沉浸在一個支流地帶成為可能,

藉此,個人能轉換他們的能量系統,

接著,轉換他們的信念和生活經驗。

不過,不管個人多麼的有效的應用這些技術,

他們都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努力
做到偉大入口的發現。

 

偉大入口是整體人類的發現,

那是聚焦在宇宙學和形上學之探索領域的

科學、藝術、和科技共同合作的最高點。

大部分人都是在有業與命運的前提下長大的。

要明白,儘管這些信條在這兩方面都是確鑿的,

但與探索藍圖之實相比起來,
它們的重要性皆相形見
拙。

儘管業或命運能解釋一個個人的生命經驗,

但從這個族類一開始出現在這行星上起,

一直到發現偉大入口

和建立這個族類在行星上的最高地位。

 

真正在精心安排這個族類的是源頭智慧

然後.偉大入口變成了導航的燈塔,

將銀河的能量系統.引來這個行星,

並把這個行星連結到銀河能量的網路上。

當這發生時,

這族類將不再只是以行星為基礎的族類。

人類的經驗範圍和影響力的領域都將會是

交互於銀河系之間的。

個人可以參與在這個能量的和諧結合裡,

有意識地支持和配合
到達偉大入口發現所必需的轉變

或他們也可選擇
在以倖存為基礎的能量系統裡生活

而與他們的人類同胞一起逐漸陷入偉大入口裡。

既不是命運也不是業
把人類帶到偉大入口的邊緣。

這是最初源頭的〝弦之事件〞,

因而,每一個人類的行動和思想的結果,

都是這趟旅程的要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