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makers資料轉運站
關於部落格
經常感受到好像黑暗已經獲勝.
但就像空寂的空間能清晰聽見最遠的聲音.
同樣的.讓自己成為空寂的.
連接上我的話語.
以終止黑暗對你的侷限.

摘錄自道蒙預言圖文


突然間.我似乎明白了.
沒有任何力量可干擾或阻止未來變成當下.
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摘錄自量子遊龍第115章
  • 1634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喚起整體導航儀

 

Lyricus 講座 2

喚起整體導航儀

 

學生: 上帝是一種物質性的存在嗎?

老師: 你是嗎?

學生: 當然是囉。

老師: 那上帝也一樣是個物質性的存在,

不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學生: 我不確定…

老師: 一個死人可以管理一個城市嗎?

學生: 不能。

老師: 那最初源頭如何去管理

一個以物質性展現的整個大宇宙呢?

---以它最粗糙的說法---

 

學生: 最初源頭和你我一樣,
都存在一個身體裡嗎?

老師: 在地球上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創造出

比他們的人類儀具更壯麗的東西嗎?

學生: 我想不出有什麼實例。

老師: 所以在這個世界裡,

人類儀具是最高的物質性表現了?

學生: 我想是吧。

老師: 而不管一個人創造了什麼,

它的創造物總是沒有它自己來得好.

學生: 除非那是一個小孩。

老師: 那誰是最初源頭的子女?

學生: 我們。

老師: 不是。從最初源頭脫離出來

之後的幾千個世代才是人類。

誰是上帝最初的小孩或最早的創造物?

學生: 我不知道。是源頭智慧或聖靈嗎?

老師: 源頭智慧並不是上帝的一種創造物;

它是上帝的呈現和流動性。

 

學生: 那恐怕我就不了解了。

老師: 當一朵雲從藍天裡浮現出來時,

是有著一些特定的條件才能產生雲的。

 它從天空裡顯露出來,

但在顏色/大小/質地或範圍等方面都不像天空。

 然而,說雲是天空的小孩難道不正確嗎?

學生: 我想是可以這樣說吧。

但它跟上帝的物質性身體有什麼關係呢?

老師: 把最初源頭想成是天空,

而把最初源頭的物質性身體想成是雲。

 

學生: 所以,

上帝的第一個小孩就是上帝的物質性身體?

老師: 是的。

學生: 最初源頭創造了某些條件,

藉著這些條件,它的物質性的對應物

得以展現並治理物質性的宇宙。

那麼,哪一個先,

物質宇宙或上帝的物質性表現?

老師: 在你們有一個國家之前,

你們會去選一個總統嗎?

學生: 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我們是被以上帝的形象創造出來的,
那是真的嗎?

老師: 有一些基因原型存在於
上帝的物質性展現之內.

而這些原型有7個結構。

 

學生: 所以上帝有七種展現嗎?

他們都是物質性的嗎?

老師: 他們可以隨著意願被物質性地召喚起來

但上帝對祂這 7 個子女裡的每一個,

都是以他們會認作是他們父親的形式顯現出來。

學生: 你是不是在談與地球上的

七種根源種族有關的事?

老師: 不是.人類的 7 個種族

是宇宙中最古老的基因路線之一部分,

而地球只是宇宙中極其微小的一部分。
我所談到的是.
存在於被知曉為中央族類的

光的七個種族之內的七個基因原型。

而中央族類有時候也被稱為
Elohim / Shining Ones

/ WingMakers

 

學生: 你是說這些生靈被分成七種基因群?

老師: 整個大宇宙是由七個宇宙所構成,

而這七個宇宙的每一個
都匯集於大宇宙最中心區域.

就是在這最中心的區域裡,

存在著最初源頭的七個物質性展現,

而每一個這種最初源頭的物質性展現.

都是為了宇宙的目的而設計的人類儀具之原型。

 

學生: 你是說上帝有七種譯本?

老師: 只有一個上帝,但有七種人類儀具

每一種都有著不同的特性和能力

這些特性和能力全部都是那一個上帝所擁有的。

我們的宇宙是與第七個原型連結的,

就是最初源頭的這個表現在和我們的宇宙互動,

並且管理著我們的宇宙。

 

學生: 所有七個宇宙都和我們的宇宙一樣嗎?

老師: 這些物質性世界在材料方面都是相似的,

但居住於它們之上的生命形式

持有不同的基因能力/形式/和表現,

這都是以最初源頭的原型為基礎而發展出來的。

學生: 所以一個來自宇宙 A 的人類儀具

與來自任何其他六個宇宙的人類儀具
都不會相似?

老師: 正確。

 

學生: 但即使在我們自己的宇宙裡
這不也是事實嗎?
並不是所有類人的生命形式看起來都一樣的。

老師: 這與外貌無關。

你有99% 和一隻黑猩猩是完全相同的

—從基因方面來說—

而你仍會毫無疑問地認為
你們的外貌是完全不同的。

 

學生: 你說的是,所有類人的生命形式,

不管他們是位於我們宇宙中的哪裡,

在基因方面都是連結到最初源頭的第七個原型的?

老師: 是的,但你可以把這個同樣延伸到

包括一個更寬廣幅度之其他的生命形式。

換句話說,並不只是人類儀具而已。

學生: 那就是說,在其他的六個宇宙裡,

每一個都擁有被上帝所具體化的
它們自己的原型。

而這些宇宙裡的生命形式都遵照著這個原型—

如果不是從外貌上,

至少從基因方面的角度上來看是這樣。
這樣正確嗎?

老師: 是的。

學生: 那麼很明顯的問題是

最初源頭為什麼要把祂自己
分成七個基因的宇宙?

 

老師: 當你著手處理一個浩瀚的謎,

一個像大宇宙那樣無邊無際的謎時,

以一個創造者的身分,

什麼是你最想要而超乎其他一切的?

學生: 確保這些宇宙不會被毀滅。

老師: 假設你對這一點毫無懷疑

—因為你的計畫是如此的完美。

學生: 那我可能會想要去棲息於

我所創造的那些宇宙裡面並且去探索它們。

老師: 那你要怎麼做?

學生: 我必須以某種方法去旅行。
 

老師: 假設你就是最初源頭的第七個原型。

你獨自一個在你的宇宙裡,

而這些宇宙只有天體在裡面。

沒有有感覺力的生命形式

也沒有旅行的方法。

學生: 但那不就是源頭智慧存在的目的嗎?

最初源頭不是利用源頭智慧來旅行
或無所不在的嗎?

老師: 讓我提醒你,

我們在討論的是上帝的一個物質性表現。
最初源頭的第七個原型

並不可以不受宇宙的法則之限制
而在宇宙裡到處游走
你可以把這七個原型想成是
最初源頭的人類儀具,

而把我們自己所必須承受的相似的特質和限制

也派給他們.

 

學生: 所以,最初源頭的七個物質性的原型

並沒有分享到他們父親的無所不在和全知?

老師: 他們沒有。

學生: 他們是以團隊來運作,
或他們是各自獨立的?

老師: 他們以共同合作和共同研究來運作,

但與他們掌管之下的宇宙有關時,

他們可以行使他們主權獨立的意志.

 

學生: 最初源頭的原型們是在大宇宙的創造之後

立刻被創造出來嗎?

老師: 他們是被以產生一個家庭同樣的方式,

持續地創造出來的。

學生: 為什麼?

老師: 把一個創造物傳遞到下一個創造物去

這樣的創造是有許多需要學習的。

 

學生: 我要看看我是否無誤地了解了。

在時間內的某一個點,

有一個被最初源頭所創造出來的大宇宙,

這大宇宙是由七個宇宙所構成的,

而每一個宇宙都被最初源頭的一個物質性

表現所掌管著。

這些宇宙除了有像恆星啦、行星啦等天體以外,

沒有生命存在著。 到這裡為止正確嗎?

老師: 是的。
 

學生: 然後生命的創造發生了。是如何發生的?

老師: 最初源頭的第一個原型創造了生命形式,

我們應該叫他們…第一宇宙的中央族類。

這些存在體們非常的有能力

並且和他們的創造者在功能和形式上
沒有什麼不同。

 他們接著再創造出基因性的結構,

這些基因性的結構後來變成了

給最初源頭之個別化的精神能量提供住處的

最初和最純的物質性之心靈載具.

 

學生: 而這個過程再重複了六次。

老師: 每一個宇宙都居住有這些,

以特定宇宙裡的最初源頭的原型為基礎

而發展出來的基因結構物。

每一個基因結構物都擁有適合在

他們的特定宇宙裡探索和殖民的獨特能力。

 

學生: 所以,有七種不同的基因結構

之心靈載具在探索著這個大宇宙。

為了什摩理由呢?

為什麼最初源頭要把宇宙設計成這個樣子?

老師: 整個大宇宙

是一個載有生命的行星之浩瀚的網路,

這網路使得棲息於一個心靈載具或人類儀具裡的

個別化精神意識,

能在他們所負擔的物質世界之限制性裡互動。

—這些限制正是因為他們的結構而產生的—

而藉著與這些限制互動.

這些基因性的結構物得以演進,

而在這演進裡,他們變成一致。
 

學生: 你是說,進化的最終形式就是一致性嗎?

老師: 並不是在所有的族類裡,

但是在物質性存在之最先進的形式裡,

一致性是進化的結果。

學生: 為什麼呢?

老師: 在你以你的形象創造了這種東西之後,

你認為什麼是最難的事?

學生: 讓它走掉嗎?

老師: 是的。你要你的創造物去宇宙裡探索和

殖民,但你也希望你的創造物回來。

因此,你在你的創造物裡灌入了一種

渴望回到他們的起源之地的基本天性。

這就是一致的天性.

而它是被設計在包含人類儀具在內的

那些心靈載具裡的最強而有力的本能之一。

 

學生: 那麼像人類一樣的心靈載具

存在遍及整個大宇宙,

而他們全部都被設計成
要去探索不斷在擴張的宇宙,

但同時又要在他們完成之後回到最中心的地區。

這好像沒什麼道理。

老師: 回去的並不是心靈載具。

 這些心靈載具都像所有的物質性材料一樣,

是會腐朽和轉化的物質性基礎的載具。

 只有在心靈載具裡的整體導航儀

是既不會腐朽也不會轉化的。

它會持續永久存在下去,

而在人性的這個特殊成分裡,

它是被設計要回到它的起源的。

 

學生: 最初源頭和其他生命形式間
的分界線在哪裡?

老師: 你的意思是什麼?

學生: 最初源頭的那些原型
與最初源頭是分離的嗎?
換句話說, 他們有他們自己的本體嗎?

或是他們認為他們自己就是最初源頭

同樣地,那中央族類呢?
 

老師: 最初源頭是由五圈的生命所組成的。

 在中央的是最初源頭的意識.

佔著全部的是源頭智慧.

在此之間有三圈的生命:

 最初源頭的七個原型、中央族類,

和個別化了的精神原素或整體導航儀。

 

學生: 而這些圈裡的每一個生命,

都是從最初源頭那裡得到了他們的本體?

老師: 是的。

學生: 你真正的意思是說,所有的這些生命形式

都被串在一起而成了一個意識?

老師:這個意識更像一個家庭。

學生: 他們是分開的嗎?

老師: 他們既是分開的也是一體的。

學生: 怎麼會?

老師: 這五圈的生命是意識之不同的形式。

在沒有形式的狀態裡,

每一圈的生命都知道他的一體性/目的

/和與其他生命之天生固有的親屬關係。

在物質性的領域裡,也就是意識透過

一種次元性地聚焦之心靈載具來表達的地帶,

他們對這種連結的察覺被減低了。

如此,他們既是分離的,也是一體的,

要視存在體聚焦在意識的哪一個層次而定。

 

學生: 那麼你是說即使是最初源頭的那些原型,

既然他們有了一個物質性的身體,

在三次元的世界裡運作,

對最初源頭就沒有一種很強的連結感?

這好像很不可能吧。

老師: 在中央族類裡,沒有一個人會假裝說他知
道,最初源頭的原型們可以記憶起

他們的源頭振動的能力是被減弱到什麼程度。

可是中央族類裡的人卻很清楚,

三次元基質之心靈載具.

是如何地產生了分離的情況,

而在這種分離的情況下,

神性的回憶被降低到這樣一種程度

以至於存在體把他們自己

視為是與最初源頭分離的,

也因此和祂的能力是分離的。

學生: 與最初源頭的能力分離?

老師: 如果你相信你是一隻螞蟻,

你要有怎麼樣的行為舉止,
才會與一隻老鷹有所不同?

學生: 但是一隻螞蟻和一隻老鷹本來就不同啊!

老師: 但整體導航儀就是最初源頭。

如果這螞蟻曾是一隻老鷹,

在除了舉止以外的每一方面,

但在那時候卻與牠的是一隻螞蟻的能力連結著,

那隻老鷹就會慢慢失去牠會飛的能力,

牠的整個物質性身體
/心智/和情感構造就會改變。

 牠的心靈載具會逐步地退化。

學生: 我們的身體導致我們的精神退化?

老師: 不是,我們和源頭振動的分離感

導致了我們的人類儀具持續在退化。

這退化已經發生了,它是完全地綿延不斷的。

 

學生: 那麼目標應該是去喚醒這種源頭振動

並且開始去和它的神性重新連結

這會導致人類儀具朝整體導航儀方向進化.是嗎?

老師: 如果你要生起一把火,你會需要什麼?

學生: 乾木柴、火種,

和一些能產生足夠熱能以點燃火種的工作。

老師: 而在這些當中最關鍵的是什麼?

學生: 我想是火種吧。

老師: 你可以不用這些要素裡的任何一種,

而生起一把火嗎?

學生: 不行。

老師: 你確定嗎?

學生: 好吧,我可以以火種生起一把火,

但沒有乾木柴它不會持續太久。

老師: 那麼它們不就全部都是關鍵性的嗎?

學生: 是啊。

老師: 如果我已經有了要生起一把火的所有重要材
料但我沒有經驗,我能夠製造出火嗎?

學生: 也許不行。

老師: 如果有人要把所有的這些東西給我,

我甚至都可能會不知道,

他們的目的是要去創造一把火.是嗎?

學生: 是啊。

老師: 所以我們可以增加來自於經驗的知識

為一種關鍵的要素。

學生: 對。

老師: 那如果我看不見有要起火的需要呢?

學生: 好吧,所以你也需要一個理由或慾望。

老師: 是的,慾望和目的也是關鍵的。

學生: 好吧,我同意我們可以把那個加到我們一直
在擴大的名冊裡。

老師: 而如果我們是在外面,

而天正下著雨, 而我們的火種變濕了…

學生: 我知道了,情況必須適當。

老師: 所以情況也很重要?

學生: 是啊,但這樣到底要發展到哪裡去啊,

我不了解這個怎麼適用於我所問的,

是什麼致使整體導航儀去演進的問題呢?
 

老師: 你把你的問題簡化到極致了。

進化的等式是如此的錯綜複雜,

它們對人類儀具的心智來講是隱形的,

它不僅只是與源頭振動或上帝片段體
的重新結合,

而把整體導航儀引到它的神性.而再次聲稱它擁有

作為最初源頭的一個複製品之能力,這樣而已。

這個等式帶動了,被捆在一條協調一致

並且被小心謹慎地精心安排的通道上,

正在同時進行的成千上萬個關鍵要素。

我要你記住這個。

 

學生: 但為了要處理一個主題而簡化
不是必要的嗎?
一個人怎麼可能給予這些因素

全部都一樣的重要性
而還能進行一個明智的討論呢?

老師: 那就是我的意思.你不可能。

學生: 所以我們甚至無法討論它?

老師: 不可能,不可能以任何程度的準確性。

進化的循環.是取決於一些非常複雜的系統的,

而這些系統是如此的浩瀚與多面向的,

 語言只夠用來把焦點放在一個要素上,

—當被用來描繪它們時—

而這個要素絕不可能有力量可以催化

或動員那個進化的通道。

—單以它自己來講—

 

學生: 那是什麼可以做到這樣呢?

老師: 如果你有一個神奇的朋友,

她的判斷力是絕對正確的而永無閃失。

她所做的決定都是完美的,

因為她對最初源頭的目的看得很清楚,

也因此知道要怎麼走才能達到她與上帝的重聚。

 你會怎麼對待這個朋友?

學生: 我會聽從他們,我會請求他們的指示和

引導,我會盡我所能地跟近在他們的身後。

老師: 即使是他們把你領到了一個懸崖
並且跳下去?

學生: 嗯,如果我真的相信他們有著像你所說的

這種永無過失的判斷力的話,

是啊,即使是他們跳下了一個懸崖。

不知如何地我就是會相信說,

如果我從頭到尾地跟著他們的話,我會沒事的。
 

老師: 如果他們有一些你所沒有的能力,

而他們並不知道你在跟著他們呢?

以這個例子來說,他們會飛,而你不會。

學生: 我想跟隨他們會是我犯的一個可怕的錯誤,

而結果是我會死。

老師: 所以你的朋友的判斷力,

即使對她自己來講是永遠正確的,

還是會導致你自己的毀滅。

學生: 是的。

老師: 如此的話, 那你該相信誰呢?

學生:我自己。

老師:為什麼?

學生: 因為我知道我自己的限度。

老師: 那你認為一個人要達到整體性和一致性的

進化之通道的啟動要素是什麼?

學生: 你是說我可不可以把它總括在
一個單一概念裡

—不管你之前所告訴我的,
那是不可能的這個事實?

老師: 你學得真快。

學生: 那就是要信任我自己。

老師: 你自己的哪一個部分?

學生: 心靈。

老師: 而不是載具?

學生: 好吧, 我必須要信任整體的我。

老師: 信任部分和整體.

信任這些與最初源頭的連結。

信任上帝片段體會精心安排所有的這些錯綜複雜

而成為那保證你的神性會回憶起來的,

協調一致的經驗和知識。

信任那由最初源頭所界定的進化過程。

信任這些的每一個勝於你所遇到的外在聲音,

不管它們會顯得是如何地絕對可靠。

信任你的自知之明

和信任它的能力可以在你的上升螺旋之旅裡

引導著你。

 

學生: 即使我只不過是個學生?

老師: 我們不全都是學生嗎?

學生: 但就是有那些知道得比我多的人啊。

我不覺得我已經知道那麼多而可以信任我自己。

我要如何克服這種自我懷疑呢?

老師: 它不是什麼你要去克服的東西,

如果它曾是的話,那你還需要信任嗎?

學生: 我想不必。

老師: 當你努力要去弄清楚一個概念
之細微區分時,
你總是會去碰上一堵界定你的記憶和經驗
之界限的牆.

當你找到了這堵牆時,

去尋求他人的幫助並沒有什麼不對,但記住,

你是那最能夠察覺到你自己的需要的存在體。

你所找到的那堵牆

也許正好就是你在那個時候所需要的。

 

學生: 那好像是我必須變得更能察覺到

我的自我利益和需求了。

老師: 你的需求會刺激你的

成為一個 Sovereign Integral 的進化。

如果你餓了,你的胃會提醒你。

如果你累了,你就會打呵欠,

而你的眼皮會變得無法承受的沉重。

你成為一個 Sovereign Integral的等同物
是什麼?

學生: 那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我不知道。

老師: 是什麼引發你要去尋求你的更高的自己的?

學生: 我想是得不到答案的問題吧。

不知道我是誰,我要去哪裡,
或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老師: 真的嗎? 得不到答案的問題

喚醒你到你最高的自我利益嗎?

學生: 從你問的問題我就知道我的回答錯了。

那是什麼呢?

老師: 是啟示與靈感!

來自在你之前來到這個世界的精神大師們的啟發

/來自大自然的啟示
/來自藝術的啟發/和最重要地.

是從在你之內的整體導航儀的領域進來的靈感,

它進到你的人類儀具裡

而從此不知疲倦地.燃起你要去重新憶起

有上帝片段體貯存在你之內的事實之欲望。
 

學生: 我要如何才能認出這種靈感。

老師: 去認出它並不重要.唯一要緊的是.

你要感覺到它並且歡迎它的臨在,

因為這會帶你去發展出自信和自知。

學生: 有什麼技術可以達到這樣嗎?

老師: 當然有。

學生: 那是什麼?

老師: 你們還沒有把它們發明出來。

學生: 我還以為你會知道一些,
而你願意分享出來呢!

老師: 我知道我自己的,但我不知道你們的。

學生: 每一個人的都不同嗎?

老師: 我不知道。
 

學生: 你是怎麼創造出你自己的技巧的?

老師: 如果你想和某個你想認識的人建立關係,

有哪些事是你會去做的?

學生: 我可能會邀請他一起喝個茶,談談話,

或可能寫一張我想要認識他們的介紹信給他們。

老師: 而如果他們沒有回應呢?

學生: 我可能會假設說他們太忙了,

或更有可能的是,沒有興趣和我見面。

老師: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了。

學生: 什麼?

老師: 人類儀具太容易放棄了,

如果它真的要邀請整體導航儀進入它的領域的話.

學生: 我想我們都太害怕被拒絕了。

老師: 你認為被最初源頭的神性儀具們所拒絕

是可能的嗎?

學生: 我以前從沒有想過.可能嗎?

老師: 不會。最初源頭的神性儀具們

對於誠心的祈求者始終是警覺的,
並且從來不會拒絕,

在一個想要在他的意識上

有所提升的存在體之人類儀具裡面,

擴展它們的臨在之提議.

這是宇宙中的一個永遠不變的法則。

 

學生: 有比僅是以祈禱請求更好的方法

可以來擴大這種邀請嗎?

老師: 會被聽到的並不是你用的字。

而是你的感情和它們的動機之純淨。

你可以是喝醉了,而以你最大的音量發誓,

但如果你最深的感情是純潔的/真誠的/謙遜的,

而被愛所激發,你的邀請就會被答覆。

相對的,你可能冥想了好幾天,
努力要有完美的品行,並且以一個清醒的心智之最
安靜的低語來請求,

但如果你被面子或驕傲的動機所污染了,

你的邀請就很有可能會被婉拒。

 

學生: 整體導航儀或最初源頭的任何神性儀具,

為什麼要在意這些呢?

老師: 你為什麼會在意你要吃的食物

是被放一個乾淨的盤子裡或放在骯髒的地板上呢?

學生: 我不了解這個比喻。

老師: 人類儀具是一個容器或心靈載具。

在你們的行星上,

它住著最初源頭之純潔和完美的儀具:

也就是整體導航儀。

如果人類儀具因為有著功利的想法,

自我膨脹的動機,
或是出於憎恨的行動而不純淨了,

會使得心靈載具對於整體導航儀的振動
比較無法接受

在有些例子裡,

整體導航儀如果加入了這樣的一個容器

並且提供了它的能力,

這些能力會因為自私的目的而被腐化。

 

學生: 所以整體導航儀不希望它的能力因為一個

不純淨的心靈載具而變成被污染了?

老師: 這只有一部分是事實,但更重要的是,

在你內的上帝片段體選擇要把祂的能量接觸到

一個請祂去分享它的願景和了解的人類儀具。

一但祂被邀請了,

祂就會監視人類儀具對於祂的臨在之反應。

如果邀請被重複地擴大,

上帝片段體將會持續成形為一種鼓舞的,

精神導向的意識,

這種意識會在人類儀具塵世的任務上,

指導著人類儀具。

學生: 聽起來好像是上帝片段體接管了。
是這樣嗎?

老師: 上帝片段體為人類儀具注入了神性的視角.

這使得心靈載具得以變成心靈的願景

來為最初源頭效勞。

在這樣做的當中,人類儀具被轉化了

學生: 我知道了。我想我還需要一些時間

來把這些全部整理出來。謝謝你和我分享你的觀
點,並且幫助我的了解。

老師: 不客氣,我很樂意。


(引用自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siag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