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makers資料轉運站
關於部落格
經常感受到好像黑暗已經獲勝.
但就像空寂的空間能清晰聽見最遠的聲音.
同樣的.讓自己成為空寂的.
連接上我的話語.
以終止黑暗對你的侷限.

摘錄自道蒙預言圖文


突然間.我似乎明白了.
沒有任何力量可干擾或阻止未來變成當下.
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摘錄自量子遊龍第115章
  • 1634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體驗整體導航儀

 

講座Lyricus 1

體驗整體導航儀

 

James / WingMakers 資料的創設者,

轉譯了這些講座。

它們是被來自 Lyricus 教導團的教師們所使用的

教學方法裡的一項重要基礎,

James 是這個教導團的成員之一。

這是這些講座第一次被引介來使用。
 

這些講座是老師和他們的學生之間的一些對話,

因為它們的教育價值而被記錄下來,

以便其他的人也可以利用這相同的教導。

他們在這個大部分是由中央族類的成員所組成的
 Lyricus教導團口語教學方法裡,
提供了卓越洞見
Lyricus 講座可以被以任何順序來閱讀,

因為每一篇都是完全地獨特與獨立的。

標題上的數字只代表它們被James翻譯出來的順序

 

學生:是什麼阻礙了我去體驗我內在最深的自己?

老師:沒有。

學生:那為什麼我無法體驗它呢?

老師:恐懼。

學生:所以,是恐懼阻礙了我?

老師:沒有東西阻礙了你。

學生:但你剛才不是說,

恐懼是我無法體驗這種意識狀態的原因嗎?

老師:是的,但它並沒有阻礙你。

學生:那是什麼阻礙了我?

老師:沒有。
 

學生:那恐懼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老師:如果你被關在監獄裡,

當你夢想著被釋放時,什麼會是你最怕的?

學生:再回到監獄….所以你是說我會恐懼去體驗
到我最深的自己.因為我將會再回到我的無知。

老師:不是.我是說對無知的恐懼把你留在無知裡.

學生:我被弄糊塗了。我以為你是在說,

我所恐懼的是對我的最高自己的經驗,

但現在聽起來好像你說的是,我恐懼的

是我的人類的自己,到底是那一個呢?

老師:你所恐懼的是在體驗到在你內的

上帝片段體之後,你又會回到你的人類自己。

學生:為什麼?

老師:如果你在沙漠裡口渴了,
什麼會是你最渴望的?

學生:水。

老師:所以,如果我給你一杯水,
你就滿意了嗎?

學生:是啊。

老師:多久?

學生: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會最渴望的應
該是去靠近水源以便隨時都能喝到水,
或者更好的是,
我乾脆離開那個沙漠。

 

老師:而如果你愛那個沙漠,
你會害怕離開它嗎?

學生:你是在說,我恐懼對我最深的自己之體驗

是因為我會想要脫離這個世界。

但我怎麼可能會害怕這件事呢,

當我對最深的自己一點體驗都沒有時?

老師:這種恐懼並不是當有人要殺你時,

會淹沒你全身的那種恐懼。

它是對一個如此古老、
神秘又原始的陰影的恐懼。

因為你立刻會知道,
它是超越這一生和這一個世界的
而對它的了解將會無可挽回地改變了你。

 

學生:所以我真正害怕的是這種改變?

老師:你所害怕的是這種改變的無可撤回.

學生:但你怎麼知道呢?你怎麼知道我是這麼的
害怕以致我無法去體驗我最深的自己呢?

老師:為了保持人類儀具和它的世界有穩定的互
動,人類儀具的設計者創造了某些知覺限制。

又因為這些知覺限制也不是絕對的有效,

所以有一種對於
從它的主要實相被移開這件事的恐懼

也被設計而植入了人類族類的遺傳心智裡。

我所知道的,有這兩個原因。
 

學生:但這樣子不公平啊,你是在說,

我去體驗我最深的自己的能力,

是被那設計它的同樣的生靈給削弱了。為什麼?

為什麼我就要一再地知道我有

一個上帝片段體在我裡面,

但又不被允許去和它互動而感到挫折呢?

老師:你愛這個世界嗎?

學生:是啊。

老師:你是以一個,要去和這個世界互動,

並且調準到它的主要實相之人類儀具的身份,

存在在這裡的。

並且你存在在這裡也是為了

要把你對你最深的自己之了解帶到這個世界來的
即使這了解並不純粹/不強/或不清楚。

 

學生:但如果我有這種對我的最深的自己的體驗
那不就可以把更多的這種了解

帶到這個世界來嗎?

老師:這就是會使你感到挫敗的謬論。

你認為對這種崇高的能量和智慧的體驗,

可以被降為人類的解釋嗎?

學生:是啊。

老師:然後呢?

學生:我可以教其他的人,

與他們的心靈有密切的交往是什麼感覺。

我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更多啟示,

並且可以啟發其他的人,
在他們自己內探索這些。

這不就是你在做的嗎?

老師:我有教過你怎麼樣去達到這種狀態嗎?

學生:沒有。但你啟發了我。

老師:你確定嗎?我不是才告訴你說,

在人類儀具裡你無法體驗這種狀態嗎?

難道在你定義裡的啟發就是這樣的嗎?
 

學生:我的意思不是針對這個特定的例子,

但你啟發了我更深入地

進到所面臨的議題或問題裡去思考。

老師:如果要將更多的啟示帶進這個世界,

為什麼和最深的自己互動就會使你能這麼做呢?

學生:就是這樣啊!我不知道這樣做是不是可以.
它就是會這樣好像是必然的。

不是所有的好老師都有這種洞見嗎?你沒有嗎?

老師:是真的有一些老師
可以切換他們的主要實相,

並且已學會了將此整合在他們的生活裡

而不會失去他們在這個世界的平衡和有效性。

但他們是極其罕見的。

學生:這我知道。這就是我渴望要去學到的啊!

它是可以被學到的,不是嗎?你不能教我嗎?

老師:不能,它是學不來的。它是無法教的。

它無法經由
教導的指示/密傳的技術或啟發的過程

而被獲得。

學生:那些擁有這種能力的老師
是如何得到它的呢?

老師:沒有人有這種能力。

那是我要說的。在此時或任何之前的地球,

沒有一個在人類儀具裡的老師有能力去以

一個人類,同時又以一個上帝片段體而活著。

也沒有任何老師能夠確定和有控制力地

在這些實相之間戲耍。

學生:聽到這樣我很訝異。怎麼會這樣呢?

老師:因為我剛才告訴過你的同樣的理由。

你不認為這適用於所有的人類嗎?

學生:即使是耶穌?

老師:即使是耶穌也一樣!
 

學生:那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慾望呢?

是誰把這個想法放進我的腦袋裡,

說我可以體驗這最深的自己或上帝片段體的呢?

老師:如果一個人體驗到風,

難道他們不會多少了解到暴風雨是什麼嗎?

學生:我想會吧。

老師:而如果他們體驗到雨,

他們難道不會對暴風雨有更多的了解嗎?

學生:會啊。

老師:如果你從來沒有體驗過暴風雨,

但你體驗過了風和雨,

你是不是會比,如果你從來沒有體驗過風和雨,

更能去想像一個暴風雨是什麼?

學生:我會這麼認為。

老師:這就是在人類儀具裡的上帝片段體之情
形。你可以體驗到無條件的愛,超凡的美,

和諧,崇敬,和整體性,

而在如此做時,

你可以想像在你內的上帝片段體之特性和能力。

有些老師們僅只是比其他的人更深入地

接觸到上帝片段體的邊緣,但我向你保證,

沒有人還活在人類儀具裡時,
可以進入它的深度。

 

學生:但不是有一些老師可以出體嗎?

老師:沒錯,但當他們在出體時,

他們仍然是活在一個人類儀具裡。

我所說的都還是適用。
 

學生:那我該怎麼辦?

放棄想要有這個經驗的慾望嗎?

老師:有一種魚能以相當於翅膀的等同物,

離開它在水面下的世界。

雖然那只能是很短的時間,

但它體驗了空氣呼吸者的領域。

你認為這隻飛魚曾渴望過要去觸到一朵雲,

爬上一棵樹,或冒險進入一個森林嗎?

學生:我不知道…..我不相信它會這樣。

老師:那它為什麼要飛上水面?

學生:我想那是一種本能吧,
某種進化所必須的事.

老師:正是如此。
 

學生:所以你是說對人類而言也是如此。

我們奮力要去體驗我們的上帝片段體.

是基於一種進化上的需要或強制?

老師:是的,並且就像那隻飛魚,

當我們衝出我們的世界時,
那只能是一般很短的時間,

而我們又會在次地落到水面之下。

但當我們超越了我們的世界時,

我們暫時忘卻了我們只是有著一個開始

和一個結束的人類,然而,當我們這樣做時,

我們不會想像說我們就可以接觸到

在我們之內的上帝的容貌了。
 

學生:但我會。我覺得我可以,

甚至是必須,接觸到這上帝片段體。

老師:你會這樣想是因為你有著滿懷希望的豐富

以及一個對最初原頭的體驗
並不熟悉之人的天真。

學生:所以你不覺得是這樣?

老師:任何一個與他們內在最深的自己
之最高的振動相調和的人都會感受到這樣,

並且被這種感覺所引導。

唯一的不同在於,我很滿足於知道說,

當我被具體化於一個人類儀具裡時,

我將不會體驗到它。
 

學生:這種滿足提供了什麼我所沒有的給了你?

老師:將我的活力傳送到這個世界的能力,

而不是把我的活力用來追逐另外一個世界。
 

學生:但我以為你說它是一種進化上的必要?

我要如何控制這種慾望或野心呢?

老師:以你全部的熱情和力量活在這個世界裡。

在這個世界裡看到上帝片段體,

即使它只是一個微弱的燈塔或疲乏的光源。

看著它!滋養它!
不要太急著要在
你認為它可能會在的,
你的精神或心智的深處找到它。

 

學生:聽到這些話很難不讓人感到沮喪。

它就像有人告訴我說,我的願景

只不過是一個海市蜃樓
或是一個啟發的騙局而已。

老師:這是一個影子和回音的世界。

如果你要的話,
你可以去追逐這些影子和回音的源頭,

但你很可能會以
喪失在這個世界上的人生體驗為代價

你必須減低你對這些影子和回音的體驗,

這正就是你在此時具體化在這個行星上的原因。


學生:但它聽起來如此消極,

好像我必須勉強接受來體驗這個世界,

而不要想去改變它。

我覺得我在這裡好像是有一個使命要來改善這個
世界使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而我欠缺了某些經驗,某些能力來這樣做。

我所感覺到的是什麼?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老師:當你體驗到了太陽的溫暖,
你改變了太陽了嗎?

學生:沒有。

老師:如果你把一塊冰塊握在手裡,
你會改變它嗎?

學生:會啊,它會開始融化。

老師:所以啊,有些事你只能經驗,

有些事你可以將它改變。

學生:那我應該要知道它們的區別。

老師:那會有所助益。

學生:這我知道,那是基本的。

我不確定這樣是不是會幫助我不要覺得那麼沮喪

老師:這你知道,我同意。

但你並不一定就會去把它實踐出來。

對於判斷力與洞察力的實踐是生命的一項原則,

而雖然人們會把這個觀念認為是基本的,

但它卻是,在一種圓滿

或像你所表現的一樣在挫折的狀態下過生活

之關鍵性的差異所在。
 

學生:所以我沒有辦法改變,

在我內的上帝片段體對於我的人類心智來講

是無法了解的這項事實,

而我必須接受它。
這就是我在這裡要上的功課嗎?

老師:不是。

學生:那是什麼呢?

老師:在你內有上帝片段體存
在這樣的概念擁有力量。

它可以被思量,

但在一個人類儀具裡,

它沒有辦法被體驗為一個主要實相。

透過這種深思的途徑,你可以學習到洞察力。

而透過這種洞察力,你將會學習到如何以一種

你可以帶來與最初源頭目標相符合之改變的方法
來航行於影子和回音的世界裡。

你把上帝片段體的意志向外具體化,

而不是追求要去體驗它。如此做時,

你就可以將流經你心智之恐懼與挫折的能量排除


學生:謝謝你。你的教導剛好敲到了那自我
發現這條路以來就一直在追尋的心弦,
而我感覺到它的共鳴了。

老師:在這共鳴裡,你將會被引導。


(引用自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siag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