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makers資料轉運站
關於部落格
經常感受到好像黑暗已經獲勝.
但就像空寂的空間能清晰聽見最遠的聲音.
同樣的.讓自己成為空寂的.
連接上我的話語.
以終止黑暗對你的侷限.

摘錄自道蒙預言圖文


突然間.我似乎明白了.
沒有任何力量可干擾或阻止未來變成當下.
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摘錄自量子遊龍第115章
  • 1634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性靈行動主義之殿堂(1)

 

性靈行動主義之殿堂(1

http://www.wingmakers.com/downloads/evt3_spiritual_activism.pdf

 

性靈的行動主義

Spiritual Activism

Lyricus裡的一種觀念,

它源自Sovereign IntegralSI)的存在狀態。

在量子層面上,

它是一種非常深的散發出一體和平等的傳遞質

給人類家族,

並且延伸到圍繞著人類家族的所有生命之狀態。

 

在一種比較物質性的層面上

--人類儀具1的層面--,

它是要去了解在人類表現中最悲慘的那些境況,

並且以一種集體運作的方式.

去尋找方法

以改善人類境況之意志的活力。

 

性靈的行動主義之路徑,
被描繪在底下的圖解裡。

當然它是簡單化了的,

但是那旅程的本質對於幾乎是每一個人來講,

都是相同的,因此它是值得仔細察看的。

某件事或某個人喚醒了我們。

一個〝鈴聲〞響了,

而我們開始看到一個新的信念結構之輪廓

在我們的周圍萌生。

也許我們的價值觀會轉變,或我們會開始看到,

我們以前稱為真理的東西是不完整的,

或它不再和我們內在最深的自己起共鳴了。

往往這種醒悟的發生是因為我們已經注意到,

在我們的信念系統裡被允諾的,

在我們的生活經驗裡是未能實現的。

【譯註:圖解裡的英文說明之中譯,
可以在內文中
以藍色標示的部分找到。】

在一個更深的層面上,

當那喚醒的鈴聲響起時,

我們就被轉變成了一塊海綿,

在書籍/研討會/網站/儀式/錄影節目/自然界

和上百種其他的經驗形式裡尋求新的訊息。

這就是那,

吸引著一個人去尋求可以重塑他們的信念系統.

把他們更為對準源頭或造物主的

〝向下深潛(Deep Dive)〞

為了要進行這種〝向下深潛〞,

去清洗那已經主宰了以前的信念系統或世界觀

的那些舊的信念和價值觀,是必要的。

這種清洗工作類似於

去把腦力和心從思想和感覺的舊系統

的那些共振與能量的聚集之中解毒出來。

     真正的發現之航,不在於尋找新的地形景致,

   而在於擁有新的見解。

--Marcel Proust

(法國小說家 1871~1922

 

許多性靈追求者們之情況是,他們會開始去以一種

真理的講述(truth-telling之形式

來教授他們從〝向下深潛〞搜集得來的訊息,

而在這種過程中他們跌回了分離。

這種分離是一種舊的模式,由殘餘的能量所構成,

它會像是一道引力束(a gravitational beam

把追求者們留置在諸如;

我們和他們、被救贖的和未被救贖的、

開悟的和未開悟的、敬畏上帝的和無神論的、

秩序和混亂,等等的範型裡。

 

就是這種在〝真理的講述〞裡的分離感,

持有著批判/自我(自負,ego

以及一種對於我們的智能之源頭實相之無知

而這些元素擁有著振動的稠密

vibrational density),

這種振動的稠密.

將使人再次陷入沉睡,

與對另一種不同鈴聲之甦醒的循環

對於我們某些人來講,這樣的循環在單獨的一世裡

可以重複超過十幾次以上。

每一次我們進行了一個循環的甦醒/〝向下深潛〞

/和〝真理的講述〞,

我們就學到了某些
關於我們在
能量上的責任之新東西

our energetic responsibility

 

我們學到了,最基本和最首要的,

我們是一種包含的能量。

以人類儀具形式的這種能量

所建造出來的東西並不是我們真正的自己,

也不是永恆的或起因的(causal)。

 

我們學到了,
這種能量更接近於‘我們所是的東西’,

而且這種能量是不為時空所界定的。

這種能量層面在一種更深的層次上,是有智能的,

並且能夠以一種〝次上帝(Sub-God)〞

或最初源頭的信號媒介之身份來運作。

carrier signal of First Source

 

這種領悟把一個人移出了較低的循環,而進入到

協調的能量傳輸之螺旋形的壯舉裡

在我們的旅程的這個階段裡,

我們不是〝真理〞的傳遞者,

而是六種心之美德的表達者.

讚賞與感激、慈悲、寬恕、
謙卑、諒解、和勇氣。

就像一個稜鏡,
接收了看不見的光進入到它自己裡面
而表達出七種顏色的光一樣;

 

我們接收了一體的存在的內在之光.

進入到我們的人類儀具裡,而表達出心之美德。

the inner light of the One

 

心,而非心智/腦力,成為了我們的焦點.

因為可以在分離和合一之間建立起橋樑的是心。

我們變成了,在分離和合一的整體之間.

建造橋樑的工程師。

在這種努力之中,我們把注意力轉向連結與分享,

對別人伸出援手,
並且促進那些需要我們盡心盡力的
我們的行星之權益。

就是從我們的旅程的這個地方開始,

我們對於一種我們將稱為

性靈的行動主義(Spiritual Activism

之表達形式甦醒了。

 

性靈的行動主義.並不在於要藉由

‘激勵社會聯盟的目標

而加深在那些在意的和不在意的人之間.

或那些相信解決辦法是X和相信解決方案是Y的人

之間的兩極對立.來解決那些世界性的問題。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區別,
因為要在世界上行善的意志往往會伴隨著分離。

例如,氣候變遷的社會目標
就有著一些陣營存在著,

那些支持地球的人之陣營,

(激進主義者/森林保護者

/素食主義者/和生態學者等等的)

和那些不支持的人之陣營。

(跨國企業、貪婪的生意人、

軍事工業集團、政府等等的)

 

如果我們在大自然裡搜索

並且調查她那生生不息的過程,

我們會觀察到不少的啟示。

事實的真相是,

生命並非是物質的,

而生命的流動並非是一種實體。

生命是一種力量--帶電的、有磁性的,

在於質,而不在於量。

--Luther Burbank(美國植物學家 1849~1926

 

一些抽象但具有影響力的變遷,像全球化運動,

可以開闢出一個城市而破壞掉它的社交和社群(community
居住於同地區具相同文化背景之人民)

它基本上是把全球化的文化

剪貼到一個曾經持有它自己的精神
和社群感的地方。

那些反對全球化並且注意到他們的社區越來越像

McCommunitiesWalmartvilles

這種同一個模子造出來的社區和城鎮的人,

可能會變成反對全球化機器的激進主義份子,
但是,
出自他們那強烈的敵對,
他們實際上卻是為他們企圖要阻止的
那個全球化的動力,提供了能量。

〝我們〞和〝他們〞之不同的陣營,

在物質上有自己的地區/人們/和經歷,

在能量上也有自己的能量特徵

而這種能量特徵.

會隨著對立的兩極
相互投射出它們強烈的不合而增長.

 

你可以在任何的政治系統裡觀察到這種現象,

並且看到那些能量是如何被結構起來了,

而使得一體和合一成為了一種空想,
而不是一種現實。

我們活在非線性的/多重次元的分開的實相

之那些交叉的層面裡,

這些‘分開的實相之交叉的層面’

會自我組織和轉變成合一和一體的世界,

但只有當我們在我們的心的擔保之下運作時,

我們才會體驗到這種一體。

operate in the surety of our hearts

 

心並不沉溺於死板的思想體系或框架。

它和腦內的海馬狀突起與新皮質串聯運作,

以絕對的流動性來感覺/解碼

/以及對我們的本地宇宙和複合宇宙2反應。

心是我們的‘感知的磁鐵’

--傾聽我們存在其中的那個電磁性海洋,

是契入我們與別人和諧共存所需訊息之解碼器。

它在有意識的世界裡感知到合一,

在潛意識的世界裡感知到互連起來的目的

這就是那向外傾瀉的注意力之〝閃光信號燈〞

自我們的Sovereign Integral意識的深處升起,

而以慈悲、諒解、謙虛、和寬恕的心之美德,

照明了我們的本地宇宙。

 

(引用自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siage/)

感謝psiag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