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makers資料轉運站
關於部落格
經常感受到好像黑暗已經獲勝.
但就像空寂的空間能清晰聽見最遠的聲音.
同樣的.讓自己成為空寂的.
連接上我的話語.
以終止黑暗對你的侷限.

摘錄自道蒙預言圖文


突然間.我似乎明白了.
沒有任何力量可干擾或阻止未來變成當下.
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摘錄自量子遊龍第115章
  • 1634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ingMakers哲學:第2室 / 轉變中的存在模式

 

WingMakers哲學:第2

轉變中的存在模式

(引用自: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siage/)
Sovereign Integral知覺

 是召喚著人類儀具
向內進入最初源頭之實相的目標.

 

在所有的人類意識偏離源頭實相的過程裡,

因為採用了邏輯的心智

和源自於階級制度之外在控制的

以語言的限制性建構起來的固執信念.

而排除了源頭實相那令人注目的特徵。

源頭實相.

隱藏在語言之下,

漸漸地變成只能被你們世界的先知所闡述,
而因此,具有了語言的形象

而非它本身那令人注目的特性之表達。

 

語言帶來了限制,它是專制和圈套的馬前卒。

幾乎所有在時-空宇宙裡的存有們都渴望能維持,

那對於延展於個人和源頭實相的特徵之間的

階級制度之依賴。

階級制度利用了語言
作為一種結構性的限制,

雖然相對地,

語言也能顯得是能贈予力量和使人解放的。

源頭實相是最初源頭居住的地方,

而它在所有的語言結構之外起舞。

它是完全在它自己內的,

而只有一個單一的目的,

就是去展示在整體性宇宙之內的

所有族類之集體潛能。
 

它是完美的原型。

它是每一個存有之最初的設計

和終極的走向之帶領者。

它的本質是如此地超乎一般概念之外,

以致於人類儀具傾向去求助於外在的語言

來定義源頭實相.

---終極而言.就是求助於階級制度---


階級制度,
藉著提供一種進化/救贖的存在模式,
企圖引導
所有遍及整體性宇宙裡的存有們的發展。

個人和源頭之間的關係被巧妙地逐漸損害.

藉由被階級制度設計
以介入存有們的精神本質

和它們的源頭與最初源頭之間的,

語言的層次、信念系統的操縱、和儀式的控制。

每一個個人都必須了解到,

他們自己是可以免於所有形式的外在依賴的。

這並不意謂著一個人不應該相信其他人,

或不該和其他人因友誼及共同利益
而聯合成同盟。

它單純地只是一個警告

在那些渴望去控制的人手中的相對真理

總是不斷地在變動,

而即使他們的動機是善意的,

它還是一種控制的形式。

 

當階級制度阻擋了資訊時,

相對真理的詮釋核心.

被置於要獲取和保持權力的立場,

而不是要散佈源頭平等的授權之立場。

相對真理有許多的層次,

而如果你聽從外在的語言,

你非常有可能會因為語言的明確表示

而放棄你自己的力量。
 

語言對於自我在權力和控制方面的本能需求

是很有誘惑力的,

而心智也傾向相信並且沉溺於外在語言的效用。

它可以把毫無懷疑者引誘到堅信的形象和見解裡--
-
不管這些形象和見解是真實的或是想像的,

為的是把個人束縛在較低的真理,

或保持個人對於階級制度的支持.

 

當階級制度不再適合某種目的時.

階級制度在所有層次之控制的面紗,

被一些注定要去拆下面紗

並使主權力量戰勝階級力量的存有們

交付淘汰的時刻,很快的即將到來。
有一些存有們已經把他們未來的存在織入地球,

並且注定要去展示,

在所有的表達層次上的.

生命整體存在之源頭平等的真理。

 

這將會變成階級制度的基本目的

---它會以一種使階級制度顯得是意識的救星

而不是意識的守護者之方式,

慢慢地把這些平等的障礙物移開。

那些已經準備好要與他們的源頭相平等的人;

願意去繞過階級制度糾纏的道路的人;

願意擁抱他們的神性
而作為源頭實相之主權表達的人.
向他們保證這一切障礙很快就會落幕的人
將會出現。


階級制度

代表了與源頭平等的真理

之不同焦點/不同的實相感知
/和不同的行動之動機。

就是這種差異

導致了階級制度在引導個人

到他們與最初源頭的平等狀態這方面變得無效。

然而,
這種差異也容許階級制度去吸引和初步喚醒

如此廣泛的個人之精神能量和直覺中心之追求。
不過,階級制度已經把自己陷在

差異和既定之限制的困境裡,

這阻止了它從一個進化論之艱鉅的階梯

演進到一個要授權給存有們

源頭平等的一致性目的之光的喜悅之流裡。
 

救贖的觀念.起因於那透過遺傳心智

而不斷地在人性的群體意識裡翻騰的.
不完全的感覺。

這些感覺與人類儀具的碎裂有關.

---當它被碎裂出來---

它無力於完全抓住它的整體性視角.

無力於延伸進入它神聖的起源

並且無力於接受它自己是與最初源頭平等的實相.

 

如此,這個人類儀具的碎裂,

產生了接踵而來的.似乎是無盡地搜尋的.

要被從不完全和不安全中救贖出來的起因,

意識進化的動機來自於比整體較少的感覺。

尤其是與最初源頭並沒有連結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由於對人類儀具的碎裂

所導致的不完美之批判所引起的。
透過這些感受.

碎裂對整個族類來講是永久存在的,

並且逐漸變成人類儀具所共享的基礎
之遺傳心智.

人類族類的遺傳心智

是階級制度最獨特而且最具力量
的構成要素,

而它正是由於人類儀具生存於
一切都會消耗殆盡的

三度空間和五種感官的背景裡的
這種情況所形成的。

當存有最初進入一個人類儀具而出生,

它馬上碎裂而進入一種

物質的、情感的和心理的範圍
之感知與表達。

 

從那一天起.

存有就被謹慎地制約於要去適應

並且在地球的
三度空間、五種感官的背景裡操作。

實際上.存有是為了經驗自整體分離出來

而故意將它的意識碎裂。
在這種分離的狀態裡,

存有為了新的經驗.

以及對於初始藍圖
或最初源頭的偉大願景.

有更深的了解,

而把自己弄殘缺了。

 

透過這更深的了解.存有可以藉著人類儀具.

將三度空間的背景.改變成整體性宇宙的

一個自我覺察的、整合的構成要素。

 

這個宏偉以及意味深長的努力
產生了人類儀具裡的,

要去找出它的整體性並且重新經驗
它與最初源頭的神聖連結的強烈衝動。

這種追尋,到一個很大的程度,

是驅動個人去追求和探索

進化/救贖的存在模式的刺激因素。

 

它提供了個人去向階級制度的次級組織

尋求幫助和指引的動力,

而如此做時,形成了一種歸屬感和整體感。

正是這同樣的歸屬感和整體感有助於催化一種

正在增大的.
對於在人類儀具/存有意識/整體性宇宙

/源頭智慧/和最初源頭之間的
潛在的聯盟之覺察。


這就是為什麼進化/救贖的模式”.

作為大實驗的一個構成要素,
是如此的緊要了。

 

它是人類儀具藉以發展整體感和歸屬感的階段。

一種和某種偉大與含容的願景有關聯的感覺。

這就是為何階級制度要培植救星。

這也是為什麼不完全和不安全的感覺

會被階級制度發展和培育出來。

它實際上加速了人性的統一,

再依次地,
將會加速和引導人性與整體性宇宙的統一。


精神領袖們能夠很深地
看入生命的表面實相之下,

並且能夠經驗到,

每一個生命形式是如何複雜地互相連結,

以及這個生命複合體之智力

是如何地超越了人類儀具的感知與表達的能力。
就是因為這種情況
所以精神領袖們只能詮釋實相.
透過他們個人能力來感知和表達

生命之次元性的深度和無限的智力。

 

沒有人能夠以語言工具清楚地說明.

生命之次元性的深度和廣度。

他們最多只能描述他們的詮釋或他們的印象。
每一個人都可以.以各種不同的程度.

看入生命的表面實相之下,

並且感知和表達他們
對於整體性宇宙的個人詮釋。
他們需要的只是時間和意圖
來發展他們自己的詮釋。
而這正是所有偉大的精神領袖們所教的。

 

生命更深的意義

不是一件只能被選出的少數人所經驗的
絕對事物,

而是一種在演進中的動態智能,

有著和生命形式的數目一樣多的面貌。

 

沒有任何生命形式或族類可以獨佔地享有,

那進入最初源頭之內.

得以莊嚴地表達它自己的
整體性宇宙的入口。

那入口與所有的存在共享,

因為最初源頭存在所有事物之內。

地球的偉大精神領袖們,以他們自己的方式,

都詮釋了整體性宇宙
以及人類在裡面的角色。

在如此做時,他們的詮釋,

因為以深刻的洞見被明確有力地表達出來,

而成為了階級制度中
不同次級團體之間爭辯的目標.

這種爭辯和探究的過程引起了信念的對立。

有同感的擁護者將會出現

而保衛與美化他們特定的領袖之詮釋,

同時其他的人將會因先前持有的信念而蔑視它。
這種產生一個迷戀救星或先知
對整體性宇宙的詮釋之宗教的特有方式,

對於一個正在探索進化/救贖的存在模式的族類
來說是獨特的。

 

被認為是偉大的先知或救星的這些精神領袖們,

提出超越當時被階級制度所定義的
整體性宇宙的洞見.
他們創造了一個進入整體性宇宙的新入口,

並且願意以爭論和可能的嘲笑為代價

而與別人分享他們的洞見。

這些男人和女人
是人類探索他們自己的新面向之通道.
去與他們的超靈或是宇宙意識的一部份接線,

那在它進化週期的特定時間點上是必需的。
不過,這些領袖們的詮釋太常變成

被渴望建立一個宗教或教派的追隨者所詮釋,

而且那個洞見會無聲地遠去

而變成在階級制度的掌握之中,

在那裡它降低了活力.

正因為它與既要保護它
又要發揚它的龐大結構連結的這個事實。

 

最初源頭是與個人而不是組織連結的。

如此.階級制度並不以一種

必不可少或強而有力的方式
與最初源頭連結。

 

階級制度是更傾向於
在意它自己的
要去幫助/要去效勞
/要去執行一種容許以權力的運用.
驅使它往領袖之功能展現之集體欲望連結的。

 

在它本身,這並沒有錯誤或誤導。

這全都是初始藍圖的一部分,
 

這個初始藍圖精心安排了意識的開展,

從初始源頭到存有,

以及從存有到集體源頭。

這是在源頭智慧裡孕育出整體

和串聯之美的整合的螺旋。
 

被階級制度鬆散地標示為聖靈的,

變成與任何一個象徵源頭智慧的字眼
一樣地接近。

 

源頭智慧作為源頭的延展,

棲息於所有的振動場。

它是最初源頭的特使,

作為階級制度的制衡而與階級制度交織在一起。

源頭智慧是健全和一致的代理人,

這擔保了階級制度在初始藍圖之內
為它的目的效勞。

 

源頭智慧實際上是那個在時間與空間
的實驗室裡,

管理著大實驗”.

建立評判的標準/選擇可變的因素/監控成果

/並且評估替代的結果之科學家。
大實驗是指

源頭智慧透過存在的所有次元裡之存有,
不斷地在轉變和擴張。

大實驗的目的是去試驗各種替代的存在模式,

以便決定最能夠統合意識,
而又不會侵犯到存有和最初源頭的
主權獨立之模式。

--以某種確定性

 

大實驗是由互相連結的
許多不同的階段所組成,以通達那偉大的奧義。

大部分的這些不同的階段.

都正在時空宇宙裡同時地演出,

目的是要把宇宙準備好,

為了即將要發生的,源頭實相之擴張

而進入存在的所有次元。

就地球而言,

這是促進個人意識.

與源頭實相那令人注目的特性
之清楚地連結,

而沒有任何一種性質的階級制度之介入
的存在的階段.

這是當歷史上的寓言和神話步入光明,

而把它們真正是而且一直是的.
變成眾所周知的時候.

 

這是當語言將會質變成一種
新的溝通形式的時候,

這種溝通形式將會以一種

能夠打破所有控制的障礙
之藝術性的能量與振動,

展示源頭實相那令人注目的特性。

是認清階級制度的延展遍及整個宇宙.

而到達發現的邊緣的時候了。
它有著自每一個天體系統、

每一個已知的次元伸展出來的分枝;

並且事實上,所有生命形式
都是這棵浩瀚的宇宙之樹的葉子

當它們沿著這棵樹的分枝進化時。

這構成了族類/精靈/行星/和天體的偉大教化,

 

如此,階級制度是一種,
渴望去投入它們的能量
以擁護已築巢在那所有結構中最龐大的結構裡的

某處之次級組織的外在狀況的聚集.

 

Service〈服務〉是階級制度操作上的動機,

而在大部分的情況下,

這轉譯成了救贖的觀念
和宇宙的〝老師/學生〞等級。


階級制度
是由已經把他們的能量連結而成次級組織的.
有著所有動機的所有存有所組成。

這些次級組織是那棵包含了

所有源頭實相以外的事物

之浩瀚宇宙之樹的獨立分枝.

樹的根被黏在遺傳記憶和潛意識天性的土壤裡。
在樹的底部長出第一批分枝,它們是最古老的,

代表著族類的原住民信仰。

中間的一批分枝是正統的宗教和制度.

而上部的分枝代表著

遍及宇宙而新近才顯露出來的當代的信念系統。

 

整棵樹,在這個定義裡就是階級制度,

而它的種子最初就是

被源頭智慧為了促進大實驗的目的

所構思、種植、並且培育出來的。
這是轉變vs.進化的實驗。

 

進化.

是在階級制度裡轉移位置的艱鉅和持續之過程.

永遠在評估你目前的位置
與另一個召喚著你的新位置.

轉變,

只是簡單地認知到,

還有快速的路徑可以繞過階級制度
而通達主權自主.

而非互相依賴的救贖,

而這些快速的路徑可以藉由,

直接體驗那目前就在所有存有裡的

平等的振動基調而進入。

這個振動基調並不是一般稱為的天體的音樂

或與源頭意圖共鳴而劃過宇宙之精神的振動。

它是一種連結了轉變的經驗之三個原則的振動,

 

這三個原則是:

透過感激來看待與宇宙的關係、

在所有的事物裡觀察到源頭、

以及生命的滋養。
 

以一種特定的對等行為來應用這些原則,

可以使存有脫離階級制度的控制成份。

階級制度如何能扮演真理的一個詮釋中心

而不去操控存有們,

和因此而遮掩了他們的自由意志呢?

 

大實驗的設計

是以自由意志作為取得,

可被用來擴張源頭實相到存在的所有次元

之可靠資訊的主要方法。

自由意志

是在大實驗內的各種不同的試驗裡

灌注價值感的可信賴性之線索。

階級制度或任何其他的外在結構

從來不會危及自由意志。

只有存有可以選擇他們的實相,

而這就是自由意志的基本原則。
自由意志並不會只因為

一個存有被引見了能延遲他們 

對源頭平等的領悟之替代的實相或相對真理,

而被遮掩。

是存有選擇要去把它自己投入外在依據的實相,
而代替了在他自己的資源裡.

探究並且創造一個主權獨立的實相。

 

當你向獨立主權移動時.

自由意志的價值永遠在擴張,

以相同的方式,當你向外在依賴移動時.

自由意志的價值永遠在減少。

在獨立主權或外在依賴之間的選擇

是自由意志的基礎,

而沒有任何結構或外在源頭
可以消除這個基本的選擇.

它是一種不管向外的情況如何,

都不可能被任何外在的事物所否認的,

向內的選擇。
整體性宇宙包含了所有的次元

〈包括源頭實相-Source Reality〉,

因此,所有的實相都被容納在裡面。

 

在這個不可思議的多樣性裡,

每一個存有

就與他相關的源頭實相而言.

都被提供了一個能夠定義他的自由意志的結構.
這些結構裡的每一個都在有選擇的彈性下變化,

但每一個都連結而成為階級制度的上層結構。
源頭實相的尚未形成結構的實相

就是自由意志最初被設計的地方,

而當本源作為可信賴性之線索

而擴張進入時空宇宙時,

它變得愈來愈取決於存有對於他自己

與源頭智慧相關聯的整體性之確認。

如果存有被碎裂而變成他自己的部份成份,

他對自由意志的理解

就會被限制在階級制度所劃的界限裡。
如果存有是一個有意識的集體.

了解他的主權獨立的整體性,

那麼,
自由意志的原則就是一個不需要的結構形式,

就像夏天裡的火堆一樣。

當存有們不知道他們的整體性時,

那結構就會作為一種

自我加強的安全感之形式而浮現.
 

透過這個不斷在發展的有結構和有條裡的宇宙,

存有們藉由他們的不安全感的表達.

界定他們的邊境---他們的限制---

他們漸漸變成他們的整體性的碎片,

而就像來自漂亮花瓶的玻璃碎片,

他們和他們的整體之美只有極少的相似。

如果你能感知到你存在的起源,

你將會毫無疑問地看出存有是多麼地龐大。

如果你能穿透覆蓋著你的命運的面紗,
你就會了解你還能變得多巨大。

在存在的這兩個點之間---起源和命運的主宰---
存有永遠是源頭智慧之活躍的容器。

它樂意地讓自己以最初源頭之前哨的身分

去探索時空宇宙。

所以,雖然階級制度也許遮掩了存有對他自己的

整體性之理解,

但屈服---藉著選擇---

而聽從限制性的語言/外在的聲明,

並且變得被進化/救贖的存在模式所引誘的,

仍然是存有自己。

為什麼階級制度不提供

可替代的轉變/自主模式

讓存有能做選擇,

而如此做時,真正的行使他的自由意志呢?

這是因為階級制度,
就像大多數的存有們一樣

並不覺察到它自己的整體性。

它的片段或次級團體,完全投注在界限上。

有界限的定義和限制,就有結構。

有根深蒂固的結構.

就會有轉變是不可能的之普遍的信念。
 

自然的,時空宇宙符合了信念投射的矩陣,

而轉變的觀念被從階級制度的實相裡移開。
所以,階級制度甚至是沒有辦法以任何的精確性

轉變/自主的模式概念化的,

更別說要去告知存有

有發佈自源頭智慧的替代方式存在著。
 

階級制度並不必為這種情況負責,
要負責的是每一個存有。

源頭智慧的主要模式是原始的,

它存在在階級制度之前。

是存有為了參與大實驗

並且協助綜合的存在模式之浮現

而選擇去探索階級制度的存在模式。
 

作為一個操作的力量,
階級制度是相當有益的,
它的作用是.

可以使存有超越它作為源頭智慧之活躍的容器,

轉變成源頭實相之擴張

以進入時空宇宙的橋樑之整體性的方法,

 的一個關鍵要素。
 

有一個生自階級制度的古老信念說,

時空宇宙將會上升而進入源頭實相,

愛的人類儀具
將會伴隨著這個上升的過程。

不管如何,是源頭實相為了結合所有的存有們

綜合的存在模式而擴張

並包含了時空宇宙。
 

源頭智慧正在除去那

存有模式的表現方式在時空宇宙裡

的真正目的隱藏起來的面紗。

當這發生時,

存有將會掌握源頭平等

---在所有的次元和所有的振動場中.

並且它的構成部份將會被聯合起來

而成為對它的主權視角之完整的表達。

 

存有的這種轉變.

是進入整體性.

以及對存有模式的表現方式

是一種被統合在一個能量/一個意識裡的

有形式的 和 不具形式的之複合體,

這件事的認知之路徑。

當片段體被校準.並且互相連結了,

存有就會變成促進源頭實相擴張的工具。
如此,與其說存有是從時空宇宙上升,

倒不如說是存有癒合了.

而變成一種整體性的狀態.

藉著這種整體性的狀態.

它的主權表現
可以協助源頭實相的擴張,

或以不同的脈絡來說,

下降,而進入時空宇宙。

上升常常被推斷為進化的自然結果。

所有的行星系統和族類
都將從限制裡進化到某個點,
而最終,時空宇宙將會不知怎麼地

摺入源頭實相之內
而終止了作為振動場的存在。

 

事實上正好相反。

是源頭實相在下降。

所有事物都包括在裡面,

而源頭的意圖是去擴張,而不是撤退。

存有在時空宇宙的搖籃裡轉變成整體,

並且.在如此做時.

成為源頭實相之意圖要去擴張的同謀。
你能看到這個初始藍圖的完美嗎?

你能感覺到你的實相從裡面投射出來的

那個母體的轉變嗎?

 

你是否能了解到.

/人類儀具.

被個別化為純粹能量之單一的點.

卻同時活在許多次元裡的許多地方.

你是否能了解到.

你是由這種成份性質所組成的?

只有在存有內在.

才是轉變能被發現的地方.

在那裡.

沒有形式的自己能夠加入

並且與他自己那些不同形式的前哨交融。

那沒有形式的

是存在於形式和理解的面紗之後.

並且從行星的泉源裡.

引出時間的智慧之永恆的守護者.

它是起源之點.

源頭智慧自此流出.

永恆的守護者是存有唯一真正的詮釋中心。

它是能推進存有到它的整體性

之唯一可靠的引導系統。

 

如此.存有是由源頭智慧之沒有形式的本體

和凝固的能量之有形式的本體兩者所組成。

然而沒有形式的.是一體的,

而有形式的.被剝除裂解成許多自我隔離的意識.

成為感知和表達的孤島之表達的碎片。

這種情況導致存有否認它的龐大
和壯麗的存在本質。


在人類儀具裡,

存有的大部份是沉默和不動的。

它顯露時像欣喜的短暫耳語般,
如山風一樣觸動著你.
它像深海一樣地沉靜。

然而存有卻正自告奮勇地進入時空宇宙

而作為源頭實相擴張的前鋒。

它正開始要去以它真正的樣子讓自己被了解。

 

許多人感覺到他們的存有的影子.

當它行近時.

他們把所有形式的定義交付給這個影子,

而很少相信它是他們的總體自性的啟蒙者

這裡正是所有忠誠的誓約,所有愛的儀式,

和所有希望的感覺都應該被集中,

並且交托給你我都是的

sovereign entity〈主權存有〉的地方。

階級制度的進化/救贖模式
會如此地令人信服.

主要的理由是因為

存有在如何感知它的總體自性這方面

已經變得片段了。

橫越過人類儀具而存在的永恆的守護者

對於受時空所制約的心智而言是虛妄的.
然而試圖要延展而觸碰到這個

永遠被源頭智慧所照明的源頭平等之微妙振動的.
也是心智。

 

無論如何,心智是太被制約.
而沒有能力去領悟那

超越直覺的影子而存在的存有的全部領域。
 

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各族類才會不斷的探索進化/救贖的存在模式。

它們只有少許或根本沒有理解它們的
整體性的觀念,

所以需要一個救星和進化環境的適應過程,

以帶給它們安全感和幸福。

一個發展中的族類

有慾望要被救贖和成為一個救星
是一種自然的情況。

--被階級制度所灌輸的--

這個情況導致了宇宙的教師/學生階級,

它並且是

進化和階級制度的結構性存在之本質
的基礎材料。

 

雖然有些族類依靠倖存的戲劇

來催化它們進化的發展,

而其他的族類
則求助於被救贖與成為救星的戲劇。

救贖的戲劇

是全神貫注於進化過程
之主權存有們的一種表達。

而它並不只被限制在宗教的背景裡,

而是真正地適用於一個人的生命的所有面向。
就像有相對真理一樣,也有相對的自由,

如果你正藉由階級制度的過程進化,

你會得到一種一直在增大的自由感,

然而你仍然是被那透過

語言的外在振動/思想形式/聲音和顏色的頻率.

以及遺傳心智的似乎是難以去除的加工物
所控制的.

 

這些元素裡的每一個

都能導致人類儀具去依賴階級制度,

因為它把一種不平等的觀念鋪在
你和你的源頭之間。


進化的過程之基本等式是
人類儀具 + 階級制度 = 與上帝連接.


至於轉變的過程”.它是

存有 + 源頭智慧 = 初始源頭的平等。

源頭智慧.
雖然它通常顯現為平等的振動,

還是受最初源頭的意志所支配的,

而當源頭意圖透過大實驗的各種階段而改變時,
源頭智慧也會改變它的展現形式。

這種改變現在正在時間與空間的世界裡發生,
 

因為最初源頭正開始在設置大實驗裡的

兩種主要的存在模式之整合的舞台.

進化/救贖轉變/自主

已經到了要把階級制度的主要模式

和源頭智慧的主要模式整合起來的時候了。

這個整合只能在存有的層次被完成。

它不會發生在一個人類儀具的背景裡

或階級制度的一個層面裡。
 

只有存有

能促進並且完整地經驗這兩種存在模式的整合。
---被源頭智慧所浸透的
多重次元交互的/獨立主權者之整體性---

這種形式的整合.會發生在

當存有徹底探索了這兩種模式,

並且發展出一種把救贖的位置.定義為
是存有內在的一個角色在解救它自己.

而不必依賴外在來執行這個解放的任務的時候。

 

這種自給自足的行動

會開始整合救贖的觀念和自主的領悟。

而下一步就是去整合

進化模式的以時間為基礎的漸進

轉變模式的以頓悟為基礎的領受

這個運用與完成只能發生在

當存有完全確信它的整體性的經驗.

以及當它徹底脫離了階級制度的各種結構時。
儘管存有接受了它在個人解放方面的角色,

那也不表示階級制度是要被躲開或避免的。

階級制度是一個奇妙的工具。

它象徵著最初源頭的軀幹,

而使最初源頭能夠浸入時空宇宙,

類似於人類儀具

使存有在源頭實相之外的運作成為可能。

階級制度是轉變的一種載具,

即使是當它的舉動像是在壓制訊息

和將族類把持在順從於它的.控制的黑手之中時.


它是那個,

要為綜合的存在模式準備一個新的領域,

並為綜合的存在模式

在整體性宇宙裡的會員資格做準備的,

古老方案的一部份。

自我救贖自階級制度的脫離之結合體.

開創了綜合模式的進展。

綜合模式是大實驗的下一個結果,
而在多次元宇宙的某些振動場裡,

有些存有們作為存有模式的源頭特性之先驅者,

真的正在經驗這個階段的實驗。

這些存有們是被特別設計.

要來傳送這種未來的經驗.

以變成有助於這兩種模式的接合

溝通的象徵生命原則的。

在這些橋樑的初始設計和建造之外,

這些存有們將會保持大部分還是不為人知的。

如果它們做了更多其他的事,

它們會立即定著在階級制度

而危及他們的使命。

這些主權存有們.

不會以正式的老師之身分出現在時空宇宙裡。

他們會以催化劑和設計者的身分出現。
他們出現是為了
使源頭智慧能夠平衡階級制度以及

它那佔優勢的進化/救贖模式之力量。

他們將不會創造一個新的信念系統。

而他們將會致力於,

透過能加速存有脫離階級制度的控制層面

之各種不同的藝術形式,

而發展新的溝通象徵。

這些主權存有們也將會證明

把這兩種主要的存在成份.
交織成一種綜合模式的

自然和不費力.


在人類發展的前進時期.存有們將會共同地設計

超越綜合的存在模式的一些新的路徑,

這些新的路徑使得.

塑造自源頭智慧的訊息

之一種新的階級制度能被建構起來。
這個新的階級制度

將會投射自時空宇宙的大實驗裡所得的知識,

而宇宙循環將會重新啟動它自己

而成為一個新的振動場和存在。

這個存在的新模式抗拒界定,

而文字象徵完全不適合用來描述這個

即使是正在你們未來的時間裡

浮現自綜合的模式之外的

新的存在形式之模糊的輪廓。

 The WingMakers
就是會把時空宇宙從意識的階梯

轉變成源頭實相的內含物的這些主權存有們。

換句話說,源頭實相將會延伸而進入時空宇宙,
而所有在裡面的生命形式

都將透過一種完全與源頭智慧對齊的

新的階級制度的結構而經驗到這種延伸。

 

有些人說的人間天堂

僅只是這個即將到來的未來之一個領悟的迴響。
而正在逼近時空宇宙的.

是透過所有存有們
對源頭智慧訊息的易感受性而來的.
源頭實相的擴張

---不論其形式與結構---
當這種易感受性完整了.

而源頭密碼被完全啟動時,

所有的存有們
都將成為一個新的宇宙結構的一部份。

這個新的結構將會引出.

已經在源頭實相裡.

正在被源頭智慧和一些主權存有們發展的

下一個存在的模式。
 

現在正在這個時空宇宙裡被啟動的

是為這些存在模式的轉變所做的最初的準備。

更明確地說.接下來在地球上的新時代裡,

這一些存在的模式將會同時地演出.

而同樣地,
要接受哪那一種模式成為他們的實相,

將會是存有的選擇。
這些不同的存在模式.

通常將會以一種事先決定的順序發生,

可是並不需要在一個事先決定的期限裡完成。

 

 

源頭實相擴張的順序是:
 

(1)源頭智慧創造新的振動場;

(2)一個存有結構的階級制度的持續發展

以作用為新的創造物之上層構造;

(3)自一種主要存在模式的階級制度中擺脫出來.

 

在這個例子裡.

將“進化/救贖模式.
引進源頭智慧的存在模式.

就這個例子而言.

轉變/自主模式.混合這兩種模式

以形成一種源頭平等的綜合模式”.
 

最後.
源頭實相擴張而包括到所有的次元和存有們。

當初始藍圖的這個順序被達到時.

這個過程.

加上源頭智慧所學到的一切.

將會被重新裝配,

在這個時期.

甚至連源頭智慧都還不知道的.

一個初始藍圖的新的基礎.

將會被揭示出來.

徹底完成整個週期所需的時間是未確定的.

它的完成在時間上來講還太遠.

而要去加以度量.
簡直是要去估量未知的無力企圖,

這樣的預期是合理的。

讓我們沒有誤解.

不管如何.

初始藍圖的完成

是所有正在活動的存有們真正的方向。

雖然所有層次的存有們在它們自己的實相裡

都被贈予了自由意志,

但是作為源頭實相的一些面向,

它們並沒有被給予去選擇它們終極目標
的自由意志。


存有們的起源是源頭智慧,

是源頭智慧在決定目標.也決定起源。

但存有們仍然被提供了極大的選擇餘地

以在起源和目標之間推進它們自己,

並且以一種對它們的身分之重新看待,

來重新浮現

而成為源頭實相之擴張的版本.


所有人類儀具最高的想像都還無法覺察到

這初始藍圖之最深的基礎。

它們已經找遍了建築物上層的可及範圍,

而對地基的設計仍然無所覺察。

就是在這裡.在存在的最底部,

最初源頭正在爆出祂的能量,

並且正在回收祂的獨力自主的平等權.

 

在這裡平等能被實現,

不是在嵌入於階級制度之相對真理的高聳之處,

而是在那生命的起源和目標之基本計劃
的最深部分,

在這裡,時間重返它自己而成為永恆。
存在的起源和目標是生命中的平等基調。

傾聽這個基調--這個振動的頻率

並且跟隨著它回到
所有事物都從這裡升起和回歸的

真正基礎裡。

這種平等的振動基調之頻率

只能被裹在人類儀具裡的存有

以第七種感官所聽到。

第七種感官可以藉由 時間囊而被發展,

並且將會引導某些存有們到它們的內部最深處

或核心表達。

核心表達就是啟動第七種感官的東西。

如此,在一個人能聽到平等的振動基調之前,

他們必須先達到能進入他們的核心表達。

 

在每一個時間囊裡都有被譯成密碼而植入的,

一種能夠引導個人到他們的核心表達
的表達系統。

它是隱藏的因為它是如此地強而有力。

而我們將只會引導值得的人到這個力量。
把這些文字只當成是象徵吧!

記住語言是一種限制性的工具。

而感覺是限制的解藥,

這解藥能容許人類儀具去躍過
邏輯心智的界限

而直接目擊個別化的集體能量

之言語無法形容的力量。

 

去感覺那處於象徵之後的真理,

並且接通這個向你伸出的能量--力量。

以一種振動的基調來體驗它,

而這個振動基調是,

在每一個你的生命將會轉變的轉角之周圍

等待著你的共鳴。

它是源頭振動將它自己聚集而成,

為了召喚你能經驗到
沒有形式的平等基調的地方之語言的形式。


 這是極限的超越。

這是贈予給你的.

在最高真理的表達之中

去啟動你的最深奧之美的自由的,

源頭智慧的初始語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