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makers資料轉運站
關於部落格
經常感受到好像黑暗已經獲勝.
但就像空寂的空間能清晰聽見最遠的聲音.
同樣的.讓自己成為空寂的.
連接上我的話語.
以終止黑暗對你的侷限.

摘錄自道蒙預言圖文


突然間.我似乎明白了.
沒有任何力量可干擾或阻止未來變成當下.
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摘錄自量子遊龍第115章
  • 1634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真情的藝術:一項性靈上的要務

 
真情的藝術:一項性靈上的要務
 
引言:
能量的心是美德的源頭.
這些美德都是那些界定了個體們的本質之強而有力
的‘心之頻率’

 
‘心之美德’是在形式的世界裡居住於人類人格內的
‘不朽的靈魂’之感知與表達的能量源頭。
自性.被容納於‘能量的心’之內,
而從它那‘心之美德’的平台向外移動.
進入到所有的次元 
(物質的和非物質的)
 
心之美德’是由讚賞(感激)慈悲.寬恕.
謙卑.諒解.勇氣所構成的。

還有許多其他有著細微差別的美德存在.
但這6個是製造出‘能量的心’之平台架構
從這裡,是自性或靈魂的界域得以運作
的基本美德或頻率

 
當這些美德,透過其他的生命形式
(人類和其他的),
被真誠地表達和接收到
 (排除了自我和心智的魯鈍時),
它們的效力能以倍數增加並且是可維持住的。
 
一般的光並不協調一致.因為它是泛光
(散射到所有的方向)
而且那些光波彼此並不同步,
因此沒有結構可以使能量加倍.
然而,一束雷射卻能產生強烈的光,
因為它是由那些對著同一個方向,
並且同步而能相互支援與強化
之協調一致的光波所構成的。

 
因為如此,
所以雷射可以執行一般的光做不到的功能。
同樣地,那些心之美德,當它們在一個個體裡面,
或在一群個體裡面,是協調一致的時,
就能夠產生一些奇特的,或似乎是超自然的效果。


要做到這樣,
需要在心之美德的那些緘默或隱含的層面
(內在源頭)
以及它們的那些外顯的層面
(行動 / 行為)
都是協調一致的。
協調一致,在這種情況裡,
意指真正確實地結合在一起

那麼,你要如何把這些情感性的頻率
帶入協調一致呢?


這在Lyricus教導團裡

被知曉為真情的藝術’
the art of the genuine)。
 
自我-心智的知識結構
自我-心智適應了我們的社會秩序而發展出了一套
與‘社會,或更廣的社會秩序裡的一個組群之
一致的相對齊的價值系統。
因此,大部分的我們的知識,道德,價值觀,態度,
和行為,都是被
3次元的世界之基本的社會結構
所培養出來的.

 
自性或意識並沒有被包含在3次元的世界裡面
因此它無法被確切地以3次元的探究
或甚至是最為邏輯的心智.來檢視。
這就是在宗教的,哲學的和心理學領域裡
之基本的不穩定
那‘無限的自己’無法被‘適應了3次元的世界並且被
綁在
3次元的世界裡之心智’所揭露出來。
神秘主義斷定說,有一團謎是構成生命的基礎,
並且困惑著
自我-心智,
自我
-心智因此要尋求對於這團難以理解的
謎之解釋和基本原理,
而在這種搜尋裡,科學,宗教,心理學,
和哲學被滋養和維持了下來。
雖然這些工具或學科被許多人相信可以把我們的探究
引導進入一種超越的意識,
但它卻有點像是想用一架飛機去探測海洋的深度。

 
‘自我-心智的知識結構’觀察到了靈魂的漣漪,
但是這些漣漪之深邃的源頭卻沒有人看到
這個源頭結構一直是物質與非物質的
所有事物之上層結構。
這讓那‘自我-心智’感到挫敗,並且有點無法信任,
至少在了解到這個事實的那些人之感覺裡是這樣的。
自我-心智’在行動的意義裡找尋智慧的表達
而靈魂在其本身就是睿智的,
因為它忠實地接收和傳送那些‘心之美德’。
自我-心智’追求行動的成功,或是成果的報償
而靈魂則尋求要在形式的世界之魯鈍(稠密度)裡
維持住一種‘心之美德’的文化
自性被卡在,就某種意義來說,兩個世界之間
這兩個世界分享著一個共同的元素:目的。
我們都察覺到了,在我們最為清明的時刻裡,

生命有著一個更深的目的,
尤其,特別是我們的生命形式所居住之片斷的世界.
對於我們的感官來說是刺激誘人的,
但是它無法滿足我們對於‘目的’之天生的渴求。
這就是為什麼有那麼多此時在等待著他們的目的被揭
開之人的 ‘自我
-心智’之挫敗的的原因。
‘真情的藝術’就是對於‘我們每一個人內在的心之
美德之更深的覺醒與它們在形式的世界裡
之忠實的表達
這兩者之間的協調一致之練習。
那些在他們的內在對於能量的心頻率的覺醒,並且在
他們的行為和行動中盡他們目前最大的能力去實踐的.
正在表達合一頻率的人,
就是正在實踐他們的最高目的

 
容我強調一下這一點:
他們正在實踐他們的最高目的。
它們沒有在尋找它.
他們並沒有在疑惑它是什麼。
他們並沒有為那似乎是難以記起的目的之謎團
而挫折。
他們就只是去實踐它。
把它作為他們的生命表達之一種
整體的基礎來過生活

並且追求要去增加在‘他們所了解的他們的心之美德
會是什麼’
和‘他們如何能夠以真誠來表達那些心之美德’
這兩者之間之協調一致的程度。
 
當自我-心智結構認識到‘它真正的目的正在被完成,並
且不會被性靈之神秘的.看不見的本質弄得更難懂的時候.
它將會更容易調準到能量的心.
這種調準會增強一個人透過他的行為和行動,來達到對於
他的心之美德之真誠的表達之能力。
 
地球上那些關於性靈的作品,雜亂地塞滿了許許多多的警
告,規定,戒律,守則,公式化的程序,以及秘傳的練
習,而使得‘真情的藝術’也許會像是簡單得太奇怪了,
也因此是比較沒有力量的。
然而,擁有真正轉變與提高力量的,
卻是那些美德之簡單的行動
.
不只是對於實踐它們的個人,也是對於所有在它的次元性
的表達裡之更大部分的人類。

 
每一個個人都是‘在那些形式的世界裡,他們所觀察和經
驗到的實相結構’的一個活躍的參與者。

這種參與的發生,主要地是透過了人類儀具的那些能量中
心,以及它們與
3次元的世界的那些交叉點。
這些能量學,無論它們是多麼微妙,都是不斷變動地在形
成你的實相,
以那些/界定著你的上升的通道之感知的指
標在灌注入你的實相/
(從高貴純真到對於那些新實相之有意識的共同創造)
 
只對於‘心之美德’有一種抽象的理解是不夠的。
舉例來說,知道必須要對生命所帶給你的那些天賦表達出讚賞與
感激是一回事,
表達出這種讚賞與感激是另一回事,
然而懂得如何和在什麼時候,去以‘建基於能量的心的
那些頻率裡的一種真誠’來表達出這種讚賞與感激,
則需要一種特別的覺醒
對於心的那些更為精細的頻率的一種調準,
以及一種忠實地去跟隨美德的這些微妙的表示之承諾。
 
有許多人認為他們的生活應該要更為富有與富足。
認為生命應該要依照他們的需求而開展。
安逸應該就是他們生命力的體現。
但已經有能量的魯鈍(或稠密)被無數世代的人類給沉積
在地球上了。為了讓這行星把它的核心頻率轉換到一種
更高的次元性狀態,這些稠密需要被轉變。
具體化在地球上的我們每一個人,
都是這個轉變的過程之一部分。

 
渴望要移動到‘那些阻礙了心之美德的自由與自然的表達
之較低落的稠密’之外,是意識之天生的狀態.
即使是這個過程也許會延展數千或數百次具體化在一個人
類儀具裡.
人類正在與這行星共同創造的,
正是這種互相轉變的過程。
一旦這件事在個人的理智和內心裡被真正地了解到了,
那麼實踐‘真情的藝術’就是一項性靈上的要務了。

 
練習‘真情的藝術’
真情的藝術’是一種精巧的練習。有慈悲,諒解,感激(讚賞),
勇氣,寬恕,和謙虛的能量場,
像一顆繭包圍著一隻將要成形的蝴蝶一樣地,
包圍著人類儀具--每一個人類儀具。
這些場是‘最初源頭’印蓋在個人的靈魂之上的‘能量的等同物’
它們以‘在複合宇宙之那些更為寬廣的,
相互連結的能量場裡的一些協調一致的振動之形式,
存在於我們的形式的世界裡,
這些協調一致的擺動,Lyricus的老師們把它稱為
合一的領地’
這些場總合起來,常被稱為是‘神性之愛’
那不是腦力或理智推理的問題。
腦力會跟隨著‘心,大腦會因為善意以及在善意裡的那些態度,
而發出的那些引導性的衝動’而運作。
 
練習‘真情的藝術’
就是在帶有磁性地吸引這些智能的場進入到你的意識裡,
然後在你的行為和行動裡把它們表達給與你相遇到的
‘生命之所有的形式’,
在時間裡的每一刻,在空間裡的每一公分,
都盡你最大的能力來這樣做。
這就是練習‘真情的藝術’,
而當這被做到了,你的感覺會變得被更為神性地啟發了,
更為精力充沛地具有磁性,在各方面都更為解放。
 
行為之基本的真義就在於,
儘管有著‘對於社會文化之適應’的壓力,
也不要忘記了你與最初源頭之‘神性的連結’與‘共同創造的能力’
但如果你忘記了,
必要的基本行動就是去重新憶起和重新建造這種連結,
而這要透過那些‘心之美德’來做到。
 
就如你可以看到的,
這個練習有兩個主要的要素:
把圍繞著你的那些智能的場吸引進來,
並且在你的行為和行動裡把這些情感和態度表達出去。
大部分的人所做的,是去表達出他們的情感,
而沒有去吸引圍繞著他們的那些智能的場沒有去
“吸入”那在所有的時刻,
所有的情況裡都圍繞著他們的‘神性之愛’。
因此,要練習‘真情的藝術’你的感覺必須要從那
天賦的最初源頭的連結,
以及從那共同創造之表達的潛力之能量泉源中被引入的。
從你的存在開始,這種連結就已經存在了。
它不是新近才被創造出來的。
也許,反而是,它是新近才被忘記的。
 
如果你把第2頁的圖示形象化.並且把你自己置身於中央,
想像你正在吸引那些‘心之美德’進入到你的意識.
並且在如此做的同時,擴大在你和最初源頭之間的連結,
你就是正在清理那些‘能把這些美德之真誠的感覺接收進入到你的意識.
而作為一些新的智能模式和新的行為表達’之通道。
這種形象化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被進行
而它將會幫助你認出這個連結的整體性。
 
我們與最初源頭之間的連結,並不是只建基於慈悲或寬恕之上,
它是建基於6種美德之上的,
而雖然這些頭銜或稱號就像是它們真正的意義之外殼
(從能量的觀點來看),
它們也近似我們每一個人被最初源頭的聖靈給擁抱住的方式。
這個練習的一個部分是要去看到,
 
隨著你的練習和運用你的想像力,
你對於這些名稱或描述的領會和理解,在擴大和轉變。
有一種‘智能的相互傳輸’會發生在這個練習裡,
而隨著時間的過去,它將會引導著你,
當它變得更為一致時。
它將會加深和擴大你對於這些美德的領會,
以及它們如何可以被以一些新的方式來表達--
一些你也許從來都沒有想像過的方式。
 
對這個練習要有耐心。
‘真情的藝術’會被稱為是一種藝術,是有原因的。
它並非像在數學裡你可以有對稱的能量輸入和輸出一樣地是合乎理性推理的。
你是在把你的意識開放給一個在任何時候都圍繞著你的‘智能的場域’。
你是在把這種智能吸引到你的3次元的生活裡而作為一種‘共同創造的力量’
這個‘共同創造的力量’是強有力的,動態的,並且是有著神奇非凡的智能的。它將會觀察你的練習,在它浮現出來要融合之前。
 
這種‘你的意識與“合一的領地”之融合’
在形式的世界裡被稱呼為許多不同的東西。但不管它的名稱是什麼
練習‘真情的藝術’會加快這種融合。
它是給那些想要
‘運用藏在他們記憶裡的神性的事物並且‘加強在他們自己,
他們同伴的存在體,和最初源頭,這三者之間的關係’的人的一種訓練。
 
在這種加強裡,那圍繞著你的‘意識的場’會具有磁性地把
‘正在被帶來給這行星的那些新的光與熱’吸入到你的生命之小宇宙裡。
你可以將這些新的能量作為在那共同創造的過程裡的一些新的元素來把玩,
就像是一位畫家在它的調色盤上接收到一些新的顏色時那樣。
6種心之美德從我們的創造者那裡被給予了我們每一個人,
以便我們可以再把它們表達-盡我們所能地忠實-給我們同伴的存在體們。
那就是在我們關係裡的目的,
就像它能被以語言描述出來一樣地那麼簡單。
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這些美德上時,
我們就是開始在練習它們的表達了,
甚至在我們想到它們時也一樣。
當我們想像它們能量結構的圓滿豐富時,
我們就是在一種新的.更為強而有力的層面上練習它們了。
這練習並非只是表達;它也是沉思與探究。
 
你們也許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沒有在這6種美德裡
就像陽光,當它穿過一個稜鏡時,會變成一種色彩之多重顏色的光譜。
愛也一樣,當它通過‘合一的領地’時,變成了那些‘心之美德’。
 
愛是複合宇宙中最深的結構.
它穿越過所有‘存在的次元’與‘意識的場’,
一直到它碰上了結晶(或具體化)
在一種生命的形式裡之‘最初源頭的印記’
如果那生命形式是有感覺力的,
由理智和心兩者的智能所組成的.
愛將會在那些‘心之美德’裡傳送它自己,
而進入到那個別的實體之意識裡,照亮它與最初源頭的連結,
一直到那實體(封裝在一個人類儀具裡的)
重新甦醒為‘靈魂之清澈的眼睛’。
 
6種心之美德彼此交融在一起,
並且形成了那,把有感覺力的生命熔接在‘合一的領地’裡之‘愛的黏著劑’
而它們的那些陰影,雖然是相對地較為微弱,
也把生命黏合在那些較低的次元裡。
 
當那些敵人,指控者,誘惑者,以及艱難困苦.進入到你的生命中時,
它們會抓住你的注意力,把它拉入社會秩序之適應裡,
離開了的那些真誠的感覺。
這種情況以不同的程度發生在所有人的身上。
 
練習‘真情的藝術’
將會使你能夠去以一種也許會讓你驚訝的熟練來恢復和重整你情緒上的平衡
‘心之美德’是具有磁性地強大有力的,
因為它們的質地是‘神性之愛’--
複合宇宙之最為強力的力量。
當你實踐這些美德時,它們把你從社會秩序之適應裡拉出來,
並且把你置於一種共同創造--而非共同反應-的位置裡。
 
廣大多數的人們都是在實踐社會秩序,並且屈服於‘共同反應’的支配
情緒被燃燒起來,平息下去,以恐懼來充滿著心智,支配著身體,
而且普遍地讓所有人的生活都變得更為艱難。
更有甚者,那種‘當一個人“與最初源頭共同創造”
狀態之熟練掌握的感覺’不見了,或大大地被減弱了。
(在這種共同創造的狀態裡,實際的或想像的,‘心’被充滿了生氣,並且在關係中展示出藝術性的效果,
直覺地知道如何‘不起共同反應作用’地去導航。)
 
我一直抗拒著要去精細地定義出那6種心之美德的誘惑,但我會對它們的定義提供一個出發點,以便你們能夠依據你們自己的體驗與洞見來加以潤飾
 
讚賞
在那些微妙的層面上,這種美德是聚焦於
最初源頭包圍了我們同伴的存在體們而作為一種意識的場,
而這種意識合一了我們.在一種特定的覺醒之上。
如果我們是合一的,結果就是我們作為一種集體的意識而運作
 
在某種更深的層面上.
而在這種位置裡,我們分享著一個共同的目的,
這目的是被豐富地織造出來的,至高重要的,
然而卻是神秘的,動態的與不確定的。
這種覺醒.或甚至是信念,
會把我們的焦點從我們個人生活的那些微小細節上,
轉移到我們作為一個族類之目的的遠景上。
 
在一個較為實際的層面上,
讚賞在那支援著關係之忠誠結合著‘感激之情的細微表示’裡表達它自己。
但讚賞的那些更深層面,使得這些相對地是表面層次的表達.
你必須帶著更真誠的內在,因為它們是源自靈魂的那些頻率,
而不是自我或心智的那些動機。
 
謙遜
靈魂表達那來自最初源頭之‘愛的頻率’。
當它具體化在人類儀具裡頭時,它最重要的目的
就是把這種精細的,崇高的愛的頻率,循環流通給人類儀具。
毫無意外地它會發現和腦力比較起來,心是一個更為樂意的合作者。
謙遜就是領悟到心.腦力和靈魂,在最初源頭的恩典裡相互混合。
它們特有的存在,是藉由來自最初源頭的‘愛的施與’而被維持的,
就像一顆樹是被陽光所維持的一樣地肯定。
 
在我們的行星上之宗教的,心理學的和哲學的資料裡,
有大量的關心被給予了腦力。當一個人想到這方面的事時也是如此
在一個較為細緻的層面上,許多人相信,他們所想的引起他們的感覺,
那些感覺再創造出他們的振動速率,
而這種振動速率吸引來了他們的生命經驗。
因此,應用這個邏輯,把好事吸引到我們的生活裡來的方法,
就是要想得正確,免得我們吸引來禍害或困難。
 
謙遜了解到,那結果代表著你的存在體--你完全的身份--
並非被構成為只是一種腦力的連鎖反應。
而是,那‘愛的臨在’被具體化在人類形式裡,
而這種愛在‘心之美德’/
‘沉思的頭腦之清澈的智能’
以及‘心,腦和靈魂之共同創造的追求’裡表達它自己。
謙遜是這種愛的頻率之表達,知道它是來自那存在的更高次元裡,
而在這個次元裡,愛不是一種多愁善感和情緒沉重的東西。
它是一種解放的力量,
依據
‘最初源頭的原型’:
一切為一。一切皆平等。
一切皆神聖。一切皆永生。
而行動
 
勇氣
雖然勇氣通常是被用在戰爭或戰場的背景裡,
但它真正的意義是與
作為一種愛的元素,與‘不畏強權地說出真理的行動’連接在一起的,
特別是在有不公義的事發生時。
在今天的社會秩序裡,
對於我們的世界裡那些不公義的事假裝不知道,是很常見的。
‘自掃門前雪’是損害了勇氣的表達之主要的威脅,
而‘害怕後果’是另外一個。
害怕指出不公義的事之後果的那些個人,
誤解了‘最初源頭之共同創造的力量’。
當你運作為一個共同創造者時,
你對於遞增的或是突然開始的不公義,始終會是警覺的,
而當它發生在你生命的路途中時,
它必須被辨明‘它是什麼’,然後再加以處理。
 
勇氣是你的愛的一個面向,它在面對不公義時保衛你的愛之臨在--
就社會秩序裡的標準來說。如果你不保衛你的那些美德--
或是那些太軟弱而無法保衛他們自己的美德的人--
你就是已經和它們脫離了,
並且已經喪失了在形式的世界裡成為一個‘共同創造的力量’之機會。
 
這並不必然表示說,
你就必須要成為一系列的社會目標之一個激進份子或擁護者。
它只簡單地要求,你要保衛你自己免於不公義.
 
兒童特別需要這種保護。
在我大約只有7歲的時候,我清楚地記得,
我和我父親要去一家商店,在我們從停車場正要走進去的時候,
我們注意到有一個媽媽,在她車子的後座裡真的就在打她的小孩。
那是一個繁忙的週六,有很多人在那個停車場裡,
但只有我的父親走近那個女人並且要求她住手。
他的聲音因為出於信念而顯得堅定,那女人馬上就停手了。
這是一個出於勇氣的行動,因為它並沒有帶著真正的批判
它就只是一個在那個時候需要介入的不公義。
在我父親身上呈現出了對那小孩和那媽媽的慈悲,
而我相信那個媽媽知道這一點。
 
這就是‘那些心之美德如何很少單獨出現,
而是以一種,
了某種特定的情況而把它們自己編結得有力量和效力,
之整體的方式來出現’的一個例子。
 
慈悲
許多老師已經很有說服力地將慈悲講解成是,
對於別人的受苦之深刻的體認,再加上想要去解除那痛苦之欲望。
在那‘正在把它自己坐落於我們行星之上的新的智能’之背景裡,
慈悲是‘要協助其他的人去與那些正在展現於3次元的世界裡之新的智能的場相對齊’的一種積極的欲望,
知道其他人要去對齊的欲望和能力,被他們的社會適應所扭曲了;
以至於他們的欲望和能力,無法準確地反映出他們的智能,
性靈的趨勢或目的。
我們生活在其上的行星,其本身就是一種智能。
它既是物質性的
而且就像我們一樣有著一些非常高頻率的能量結構。
它正在從第3次元轉變到更高的第4次元,
而它在人類被播種於這行星上之前,就一直是被計劃要這樣了.
那是‘在穿越而進入到一個更高的次元性格網之前,
把來自一個次元之累積起來的稠密.
質變掉’之行星系統的進化循環的一部分。
 
慈悲因此也被延伸到
‘我們同伴的存在體們’和‘這行星本身’這兩者,
因著對於‘我們是彼此的命運的一部分,
即使是只對個別的一世來講也是如此’這觀念的領悟。
 
行星和人,以一種重生和更新之互相合作的過程,
在最初源頭的那些上升的潮流裡,舞動著。
我們全都是那,正發生在地球和宇宙之間的,
神秘的開端與能量的超越’之一部分,
而隨著地球轉變它那累積起來的稠密,
我們每一個人也將會被挑戰要去轉變我們自己的,
或是變成更深地被嵌入在我們的恐懼與情緒的騷亂裡。
 
我們有幸能成為地球所滋養的性靈上升的行星結構’與
‘宇宙的重大事件’之一部分
目前在地球上存在有令人驚奇的多樣性之宇宙的存在體們,
封裝在人類儀具裡,他們來自宇宙之極其不同的區段.
我們在這裡是要見證並且支持,
地球的這種,超越‘3次元的智能之稠密和乘載’以及
‘這種稠密和乘載之人為的加工物的過程。
我們在這裡是要,
以一種在複合宇宙裡之其他的地方極少被做到的順序,
來加速我們性靈的成長。
這是地球給此時出現在這行星上的那些人的一個禮物,
也是在一個小小的程度上,我們的慈悲之動機的一個禮物。
 
 
諒解
形式的世界,就像‘沒有形式的世界’一樣,
都是由它的較為稠密的表達之下的那些能量結構所組成的.
以一種真實的意義,在複合宇宙裡的所有事物都是能量,
有著一些無可估量地.漫長的.以能量為基礎的生命期。
 
能量是可轉化的.
那就是說,它可以改變或轉變成其他的一些存在的狀態或是人類的意識。
人類的能量結構常被描述為脈輪系統或電磁體,
但實際上它是比這些構成要素還要多的。
那能量的結構是一種‘光的形式’,
這‘光的形式’依次再是一種‘神性的愛之質地’。
這是一個事實--在我們的核心結構上,我們都是由愛所組成的,
而這種愛的頻率就是我們的‘不朽的意識或靈魂’的基礎。
所有的那些較低落的稠密.都是這種光的一些影子,
而在時間與空間裡運作,這時間與空間提供了一種稠密的護套.
以及一種與這個核心的愛的頻率之分離。
那些時間與空間的世界改變或稀釋了我們所感覺到的
我們和‘我們都是由它所組成的之這種核心的能量結構’之連結。
 
在這裡面的,就是‘生而為人類’之矛盾的情況:
我們內在最深的結構是‘神性的愛’,
而我們最外面的結構是我們內在最深的結構的一種要去體驗的工具
但我們已經變成被外在的運載工具帶著走.
到了認同載具勝於認同在裡面的乘用者-我們真正的自性’之地步。
我們所有的人都感覺到這種和我們真正的自性之分離,
並且過度認同了我們的載具(人類儀具).
我們之間的差別也許只是在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諒解是‘心的智能’的一個面向,
它認知到‘與愛的頻率的這種分離,
是那正發生在地球上的更大的藍圖之一個必要的設計要素’。
換言之,並不是說人類已經跌落到恩典之外,或無可挽回地向罪惡傾斜了。
而是,我們簡單地只是已經接受了那佔優勢的現實情況,
而它的優勢並非偶然,而是因為最初源頭的那些設計。
Lyricus裡有一個有名的說法,它可以被粗略地翻譯為:
“時間的優雅就在於,
它解開了那些,已經把愛封閉於自己之外的,空間結構。”
那些空間的結構,在這個情況裡,指的是人類儀具。
只有時間能夠打破那些‘阻止或減低愛的頻率在個人的行為裡發揮它的智慧’
之堅固的障礙或微妙的薄膜.
 
如果時間是重要的可變因素,那麼合理地,
每一個人都是正在走向他的或她的這種體現,
他們達到這個目標只是時間的問題。
因此,時間是那個讓我們有所區分的差異。
就某種意義來說,我們都是因時間而轉變才彼此不同的。
關於從形式的世界裡開啟他或她的愛的頻率這件事,
沒有人是在完全相同的時間裡運作的.
認識到這一點有助於你去理解從合一到現實之間的關係,
而在這種領悟裡,你能夠去為你自己,
以及那些被你的生命所碰觸到的人,將時間加速。
它就是‘時間旅行’之真正的目的與崇高的定義。
 
 
寬恕
寬恕的運作是出於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我們生命經驗境況下盡我們最大努力’之概念
和‘我們的愛的頻率充滿我們的人類儀具’之程度
當一個人是出於‘心之美德’與‘它的那些真正的頻率之豐富的質地’
而運作的時,寬恕是一種自然的接受狀態。
當一個被感知到的不公義進入到我們的經驗裡時--
不管有多重大,也不管我們認為自己是當事者或旁人--
我們一開始也許會以受害者或惱怒的那些尖銳的情緒來反應,
但這種情緒上的凌亂與扭曲,
可以很快地被以體驗‘諒解-->慈悲-->寬恕-->讚賞’來轉變掉。
這是把‘受害者或共同反應’轉變成‘光的熔化爐’
而只留下那剝除了所有的目的之‘最純粹的愛的頻率’之方程式
寬恕是不帶有“典型地會引起批判的出現之那些二元性的沉重情感
諒解與慈悲’之向外的表達。
它是一種不帶設計或目的之中性的表達,
但是它會把你從那些時間的爪子裡釋放出來,
那些時間的爪子類似於能量的流沙,
在能量上把你和一種以時間為基礎的情緒狀態糾纏在一起。
 
 
一項性靈上的要務
在你日復一日的那些活動裡,時常去重整你的情緒狀態是很重要的,
‘真情的藝術’是這樣做的一種非常好的方法。
它並不要求你練習完全的形象化。
在你的感覺的世界裡,
以一種對於‘那些心之美德如何能夠為了特定的生命經驗而被結合和接續’
之更充分的了解來運作,
是一種將會對你很有用的,在行為方面的基本轉變。
為什麼練習‘真情的藝術’會是一項性靈上的要務呢?
當你已經找到了你自己對於那些心之美德的定義,
並且已經把你的洞見會集到你的行為裡時,
你將會看到,這是打開包圍著你的愛的頻率的那些封套之鑰匙。
在你之內,你的存在是一種靈性的存在體之‘神性的愛之脈衝’
沒有任何其他的振動體可以比這種定義還要更完整的象徵你的存在
 
你的目標是去邀請這種振動--這種存在--
進入到你的人類存在裡,而它將只有在,
當你的意識的場裡有和諧存在時,才會浮現。
 
‘練習真情的藝術’
是‘去達到這種和諧’以及
‘在你的人類志業上召喚你內在最深的自己來與你結合’的一種方法。
它同時也有助於把個人和‘人類進化的下一個階段’對齊,
而‘人類進化的下一個階段’是直接關係到‘情緒的狀態’以及
‘這情緒狀態和靈性的脈衝或愛的頻率之對齊’這兩方面的。
並不是心智在這種進化的躍進裡缺席了,
它是心的一種極其重要的儀具,但在人類志業之講究實際的競技場裡,愛的智能超過了能轉移給頭腦的智能之標準。
在人類世界裡,愛被認為是一種行動或感覺,而不是高等智能的一種形式。
 
我所說的愛,是複合宇宙之最高的智能,
但也是在人類領域裡最被誤解的。
人類靈魂是這種愛或智能的一種導管,
而最初源頭正在釋出這種愛的頻率之更高的能量學,
為的是要讓人類去進行下一個進化的躍進,而到更高的第4次元。
這個躍進會受到促進,
如果個人正在實踐‘真情的藝術’或某種在本質上相似的東西的話,
因為那新的能量學就像是風之於帆,如果有著情緒上的協調一致的話,
而這種“風”將會使你加速,就某種意義來說,
你將會時間旅行到另一個
也許那在之前已經被說過了,但我還是要強調這一點,
不要單獨地只為了你自己的性靈之成長而練習‘真情的藝術’。
主要地是為了‘這行星之進化的擴張’以及
‘那些你的生命所接觸到的人’而練習它。
 
你會是這種擴張和進化運動的一個工程師,
當你從這個視角來運作時,
因為你集中力量於‘支配的所在地’
你自己的情緒狀態為了這行星和在她上面的人之益處而起的槓桿作用。
這種視角正是那面,最初源頭那新的能量學“吹”在其上的“帆”。
 
如我前面講過的,
光是一種愛的質地。一種新的光正在從那和諧宇宙浮現出來,
那和諧宇宙也正在催化其他世界裡的光轉變,
包括了我們的太陽系,我們的行星,
以及存在於其中的那些‘存在之微妙的場’。
你可以把這種新的光之頻率,想成是人類存在之轉變的一種催化劑,
但它實際上是地球的催化劑,
而人類就如它過去一樣,只是搭上了車而已.
地球在宇宙裡佔有一種特殊的地位,
並不全然是因為它今天所體現的,
而是在它那榮耀的未來,它所將要體現的。
 
在你內你所擁有的那個愛的頻率,
那個將6種心之美德編結成愛的行為之準則的編結物,
可以被以這樣的一種方式來傳送,而接觸到地球。
仔細思量這段話:
你可以用你的‘意識的場’來接觸到地球,
以一種實際上會促進它的進化的轉變之強而有力的方法,
而在如此做的同時,你自己的進化的轉變也被促進了。
這是‘真情的藝術’之需要考慮的最後的層面。
隨著你的意識的場或能量體變得更為和諧與一致,
愛的頻率也會更為活躍地把它自己坐落在你的人類儀具裡。
這表示說,你已經以一些更有生氣,更實際的方式,
接取到你的更高的自己了。
有了這種增強了的接取,
你也會有能力去以‘有選擇性的精確’來傳送這種愛的頻率。
傳送這種愛的頻率給地球,
是練習‘真情的藝術’之一個構成整體所不可缺少的層面,
 
但在練習中它不能太早被進行。
那些舊的模式和能量之清除必須要先發生,
然後才是對於那新的能量學的某種自我精通,
最後,一個人才能夠以必須的精確和感情強度來傳送。
它是在這個練習裡的一個極其重要的階段,
而可以被比為是,這個練習的最後一層目的。
個人的力量被容納在他們的‘心之美德’之流動的智慧裡。
一個人如何協調他們的情緒狀態,反映了他們的自我精通。
‘心之美德’的那些方程式,
是使得一個人可以優雅地穿越過生命之無數的情況與境遇之一些連鎖的行為。
 
了解到他們的‘心之美德’的那些更深的意義,
並且把它們的方程式應用在他們的生活中之個人,
豐富了他們在地球上的目的,
並且能夠接取到那最高與最為強力的形式之智能:神性之愛。
 
 
註釋
1.能量的心
橫越過空間之所有的次元,
存在著一種基本的振動場首要量子
這個場是非物質的,但它提供訊息給那些是為物質的。
它獨立於那些存在之物質性的結構之外而存在,
而在Lyricus的老師們之間被知曉為非衍生性的訊息結構
Underivative Information StructuresUIS)。
UISs是‘次-量子’並且相當於有生命的系統與無機的物質之主要的藍圖.
就是UIS造成了相互貫穿於全部的行星,天體,銀河系,
和宇宙之間的那些“量子場”。
它是連結了非本地與本地,個人與集體,單一與無限之‘生命的交流處’)。
‘能量的心’是UIS之非物質性的構成要素,
它是UIS通往‘靈魂載具’
或人類儀具的那些直覺的和智能的中心之通道或入口。
以某種意義來說,它是物質性的心臟在次量子層面的藍圖。
 
 
2 Lyricus教導團(LTO)
Lyricus教導團來自第7個超宇宙(Superuniverse)的〝中央族類〞。
在〝中央族類〞裡有一個被象徵性地知曉為WingMakers的次族類。
WingMakers裡有屬於一個特定團體的存在體們被集體地知曉為Lyricus
而就是這個團隊負責收集和輸出
‘一個發展中的族類為了要科學性的證明靈魂的存在,
並且建立〝多重次元實相的科學.
來作為這族類的核心知識系統’所必需的知識基礎。
這種進化的結果是宇宙性的,而且在一個最大的程度上,
是建基在〝中央族類〞之‘生物基因模板’
這模板被知曉為〝‘最初源頭’之
‘個別化了的意識’的‘第7個原型靈魂載具’〞
負責‘護送一個發展中的族類到達科技和科學的非凡能力
藉此而使〝靈魂〞和〝靈魂的載具〞能普遍為這個族類所辨別與認識’的,
就是Lyricus
 
 
3人類儀具
人類儀具是由三個主要的部份所構成:
生物性的〈The biological〉〈物質的身體〉、
情感性的〈the emotional〉、
以及心理的〈the mental〉。
這三種不同的智能和感知的工具與系統聚集起來,
代表了當“個別化了的精神體”
與時間、空間、能量、物質之物質性的次元交互作用時的運載工具。
在Lyricus的術語裡,它被稱為‘靈魂的載具’
而在它裡面的靈魂意識正在活化靈魂載具的知覺系統,
以增強靈魂在物質性世界裡的影響力。
 
 
4最初源頭--
最初源頭是一個不但佔據了所有的時間、空間、能量、
物質形式、意向,而且佔據了所有的非時間、非空間、非能量、
非物質、非形式、非意向的意識。
祂是把存在的所有狀態聯合成一個存在的那個唯一的意識。
而這個存在就是最初源頭。
祂是一個一直在成長、擴張而無以名之的意識.
祂把存在的所有狀態之集體經驗組織成一個協調一致的創造計畫.
把擴張和拓殖.組織成創造的領土.
並且把創造的內含物組織成源頭實相--最初源頭的家。
 
 
 本文引用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siage/

在不影響原文精神的基礎上
文字經過整編與精簡
讀者可至原中譯網站閱讀原文全貌
謝謝譯者
psiage對生命的付出與貢獻
獻上心之美德格網的傳送
祝福這連結的力量得以延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