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Wingmakers資料轉運站
關於部落格
經常感受到好像黑暗已經獲勝.
但就像空寂的空間能清晰聽見最遠的聲音.
同樣的.讓自己成為空寂的.
連接上我的話語.
以終止黑暗對你的侷限.

摘錄自道蒙預言圖文


突然間.我似乎明白了.
沒有任何力量可干擾或阻止未來變成當下.
那是一種非常美好的感覺.

摘錄自量子遊龍第115章
  • 17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歷史的演進與當下的道路

 
歷史的演進與當下的道路
 
問題24
既然James說所有偉大的導師都沒有真正的達成真理.
那麼誰曾經達成過?
 James : 那些已經成為諸如基督教和佛教這樣的宗教/信仰 體系之象徵性領袖的靈性大師,
是人類的先驅之一。
 
他們是精神性探索者和所在時代及文明的激進分子; 
並且過去是.現在也依然深深地投入於精神性生命裏. 
並將他們所艱難獲取的智慧關注給人類。
在他們的紀元.
藉由衝破那些早先設置的防禦工事和分心

他們來到了監獄(人類心智系統)圍牆之外。
而這些防禦工事和分心物
卻依然扣留著他們的人類夥伴

他們確信自己的天命/自己的藍圖.
他們是所在時代的楷模.他們的動機是純粹的. 
而他們也為人類身份帶來了全新的視角.
正是這些視角啟動了那主權整合體指導下的胎動。
 但是.對於耶穌和佛陀紀元的人類存在體而言.
他們與主權整合體的經驗之間的距離是無法跨越的。
那時的人類儀具
並沒有為這樣的互動和經驗做好準備。
但無論如何.方向已經確定.前進道路已經被告知了.
為後世精神性探索者所準備的地圖也被發展出來了。
 記住.我們全是人類經驗的各個面向.
一世接一世的回來.
復活著人類心智系統裏對我們的教化.
 
然而同時.我們種族的一個人或更多人. 
擴展進集體監獄的更深區域,
然後返回來寫出或說出它。
他們的觀測與體驗
成為我們的遺傳心智或無意識的一部份.
而這對我們族類全體都有著深遠的意義,
因為人類種族一直以來都接入到這個意識的場域裡
(指遺傳心智)
——我們每一個人——
相對於與主權整合體的距離而言, 
我們所邁出的步子是微小的,
在某一單次生命的背景下,往往難以辨識出來。
 我們所生活的紀元.
定位著我們的自性體驗/我們的界定/我們的信念。
我們一直在碎步進化的過程中.因為我們是被定位的.
被遺傳心智/地球.自然界的固有環境
/以及互動於人類的多維度存在體。
但在這一切背後.是最初源頭.
正是它支配性地將人類/每個個體分別地汲引向它.
(分別不代表一定是先後性的)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希望說明一點,
那就是.耶穌/佛陀/老子/穆罕默德/ Saint Germaine 
/或其他處於自己所在紀元的大師, 
仍只是在靈修途徑的邊境上, 
他們只是深入到更高的心智領域, 
而所謂心智,就其自身而言是如此浩瀚, 
以至於使得物質性宇宙看起來就像一顆小沙粒。
 進入非極性領域的入口.
在那個紀元幾乎是無法接近的。
 
沒有跨越的橋樑.沒有開啟並運作的入口. 
那簡直就是沒有小路和大道的荒漠。
所以,那些精神性探索者,儘管他們很偉大, 
儘管他們所遊歷的界域非常美妙而深遠,
但卻幾乎沒有人觸碰到我們最高天性的本質
(就宗教/信仰或靈修途徑.
藉以鑒定他們的那一世而言)。

 
與之類似的情況也存在於科學領域。
看看牛頓,在他的那個紀元.
甚至直到今天都是最偉大的科學探索者,
我們都知道他的框架有嚴重的缺陷.他是被矇騙了嗎?
不.他是運作在他的那個紀元裏, 
基於當時遺傳心智的最高水準。 
甚至現在.在我們的這個紀元.牛頓的貢獻
都還在被21世紀物理學和宇宙論所討論。
正如科學不斷重新定義著宇宙. 
精神性探索者也在不斷界定上帝/聖靈/靈魂複合體。 
在這2個情況中.知識的層集都幾乎是無限的.
而在知識層集的核心,
有一些8音階的數學性對應物,
 
而人類現在甚至也已經猜想到.只剩被發現了。
所以,我沒有暗示自己在將人類精神性或科學探索者的成就與貢獻,視為是缺陷或受騙.
這些只是沒有理解時間的更大背景
和“洋蔥”的深度結果.
 
而我們將“洋蔥”稱為“需要剝去的皮”
——在科學和精神性領域都是。
  
問題25 
傳統體認與James所說的之間的區別
  
James : 既然我已在之前的回復中
從較為傳統的幾何學回答
了這個問題.
那麼這次我還是將為你的這個問題
 
提供一個新的角度。
  
一切都實存於.你的靜止/毫無目的的/空無中。 
然而.這難道不正是人類存在體最恐懼的嗎? 
在你之所是的那個絕對中心.存在著空無. 
你難道不恐懼這點嗎?
要說這就是恐懼本身的源起.大概應該是準確的。 
你難道不覺得這是一個反諷嗎: 
主權整合體.那個能最清楚定義你的.卻被你所恐懼?
你覺得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你害怕空無.你卻就是空無?
為什麼你拒絕在沒有心智出席的情況下去感知? 
為什麼你拒絕看進人類儀具的入口. 
這恰恰就是人類存在體沉溺于靈修宣傳的原因. 
他們害怕自己所實存的那個靜止點.
因為他們已被自己那HMS所編程.
並接受了這件事為真理.
那就是:空無.不是死亡就是沒有存在感.
所以.他們才尋求美麗/和協/更高世界的精神性遠景
/平和與愛的屬性/天使性臨在/一體與美妙體驗,
但是.他們不想穿越通往空無的大門.不想去到空無裏.
因為空無就是心智的死亡.就是心智的不存在. 
但認同心智就是自己.的這個概念. 
在每一世被繼承並信以為真。 
我不是暗示耶穌或佛陀沒有這樣的洞見. 
他們百分之百有.無論過去還是現在。 
以某種方式.藉由遺傳心智.
我們每個人也都有這樣的洞見.
 
但是.在這個行星之上.幾乎沒有人曾以人類的形式.
並基於體驗而達到這樣的洞見. 
而非單只是基於那出自遺傳心智的語言
象徵之類的理論
 耶穌顯化在地球上去教導他那紀元的人類:
死亡不是真的;
上帝不在外面,而在個體裏面 
——每一個個體.就其原有身份都是平等的; 
但除非以其精神天性中的自性表達來發動起義,
否則人類種族會一直是貨幣權力格柵
之奴役的犧牲品,
 
一直會是權力手中的木偶.而事實也正是如此。 
自始以來.
主權整合體的洞見就展現在每個紀元的反映裡.
 
(意即它始終如一的.
都是一體/平等/真實/明晰與擴展)
 
作為最初的存在體.主權獨立體們創造出了心智 
——一個分裂得以實現的容器—— 
從那時起,個體誕生了.
很多兆很多兆年以前.
 
心智性的主權獨立體.創造出了我們所知的這個宇宙. 
他們創造了高心智的各維度. 
而這種心智創造物(高心智維度) 
逐漸顯化成為較低心智創造物. 
就是在這種較低心智的振動場內. 
主權獨立體開始丟失了他們實為最初存在體之記憶。
他們總是看著創造物的各個世界而納悶.
“誰創造了這宇宙?
這顯化的/不可思議的世界背後是誰?”
可是.他們卻從未意識到.
自己就是創造出這個宇宙的人.
 
自然界只是自己的反映。 
所以,這些主權獨立體開始創造出一個上帝. 
——或一個超我存在體的概念—— 
來作為創造物背後的那個人. 
於是.上帝成為整個複合宇宙/自然界裏的
一切創造者,
而主權獨立體變得力量漸失,
而他們對自然界負有責任的感覺也一起減弱了。
 分離我們的.上帝這個概念.就這麼產生了.
當主權獨立體們分裂成各個多維度存在體種族. 
他們發展出了近乎無限多樣的創造物; 
其中的一個極小碎片.
就是藉由許多片段片段的象徵與故事象徵. 
而被知曉為人類
(意即人類的身份認同.
是因為象徵和故事積累起來的);
而且就算他們甚至能回憶起來, 
卻再也不相信這些象徵與故事中的大部分了, 
因為理性的心智.
已將這些故事全倒進神話的字紙簍了。
 
然後,Anu的祖先出現了,
而人類儀具這樣的創造物就源於他們. 
儘管相對於當代人類.那是粗糙的,
但那個紀元的人類儀具.
依然被他們出色地構想了出來.
 
而當Anu開始創造人類儀具的下一步進化. 
他發現主權獨立體們已經忘記了自己的整個源起.
並將宇宙歸於某個超我存在體。 
這些主權獨立體.
被知曉為亞特蘭提斯人的多維度存在體.
完全選擇了Anu當時所創造的人類儀具的力量.
因為亞特蘭提斯人忽視了自己精神性的超高能力.
並對欺詐完全沒經驗。
我要補充一點,這是值得記錄的主題:
被聚焦的精神性常常最容易被操縱. 
因為他們與生俱來的信任天性。
 
亞特蘭提斯人因為Anu的欺騙. 
被引誘去棲息到人類儀具內.
於是主權獨立體變成了人類。
 
然而.並非所有亞特蘭提斯人都被捕獲.
不是全部都從屬於這個人類奴役的過程. 
有一些人預見到Anu所實施的人類計畫的後果. 
而他們逃進了地球上的一個維度性“口袋”裏. 
這個“口袋”就在今天所謂的大西洋的深處。 
正是這些亞特蘭提斯人在神話慣用語中被知曉為 
Elohim或Shining Ones, 
而這些稱呼就等同於我們今天所知曉的Wingmakers。 
這些存在體自從數百萬年前.
人類的最初腳印踏上這個被稱
 
為地球的稠密行星開始.就一直在觀察著人類種族。 
他們一直都是人類善意的後盾, 
因為他們除了沒有HMS的各個程式和系統之外, 
或者說,除了沒有人類儀具之外, 
他們在所有意義上都是人類。 
而正是這些程式系統或人類儀具. 
將主權獨立體們從體認到自己的臨在. 
轉向並分心進了人類儀具。 
 
主權獨立體是如何臨在的呢? 
它臨在於那將生命帶給人類儀具的每次呼吸中. 
主權獨立體的臨在性.就是存在於呼吸裏。
 在Lyricus裏有一種說法:
你不是在自己的呼吸裏.就是在自己的心智裏. 
這對人類心智系統而言是個抽象的概念.這可以理解. 
但是無論如何, 
主權獨立體就是生活在生命和自然界的交叉點上. 
那.就是呼吸. 
Wingmakers不是實存于人類心智系統各維度內的 
指導靈/天使/揚昇大師/眾神. 
他們生活于更高心智的各個維度場裏. 
(而HMS是在較低心智場) 
他們就像人類種族裏的睿智長者. 
而他們提供了主權整合體和偉大入口這樣的詮釋框架.
他們是完全聚焦在這2個解釋框架上的.
因為從那裏產生出了新的基點. 
使人體得以化解那些隱匿一體/平等/和真實性的程式.
 
Wingmakers創造了主權整合體這個詞. 
編碼進入這樣一個內涵.那就是. 
實存於個體呼吸裏的種種路徑.
遠遠超越了情感與思想網路所構成的物質性身體.
最偉大的精神性探索者們體認到了這點. 
並也懂得.人類靈魂在每個紀元都必然被重新界定. 
而儘管它老是顯得不同.
但卻一直持續不斷地同時知覺著
 
那無限的與有限的.以及那真實的和虛構的。
讀完這訪談離開時.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會感覺到
一種存在性的氛圍已經被放置在自己周圍. 
關於上帝/聖靈/靈魂/以及相關的每一個概念. 
那些他們被教導或推薦去相信的概念.
已經受到了質疑.
 
甚至那些一直專注跟隨Wingmakers資料的人都將發現.
我在這次訪談中已經多少改變了那些資料的立足點.
 如果你曾經大膽地去過某個奇特的地方. 
一個文化上完全不同於你自己所屬文化的地方.
一旦你飛到目的地.站在機場時.
你會徹底意識到自己對這個文化真的是毫無經驗.
無論你之前曾如何研究過它.
當你到達賓館.你依然處於這種文化之外.
即使你能看到動植物/建築風格/街上行人的種種不同.
但依然的.你還是保持為一個處於文化外的觀察者.
沒有一點參與.只有當你學習了人們的語言. 
與人們相見於他們所生活的家/商店/咖啡廳/體育場
/學校/教堂——你才真正開始瞭解這個文化. 
而這就類似於在GSSC與主權整合體之間的架橋作業。 
沒有任何奇特或異常事物
能夠超越主權整合體的語言和居
住地.
而且你越深入旅行進這片領域.它看起來就越奇怪.
 
 
如果我在1998年就揭示出這裏所說的全部.
甚或超過今天所
 
說的.那麼10年後的今天.
那橋樑將只會傳送很少量的人.
 
因為.橋看起來會是搖搖晃晃和危險的.
而不適合穿越.
 
那些好奇或有志於此的人.將被勸說別去穿越. 
因為它實在太陌生了。 
所以,那橋是被建構去結識那些生活在附近並相信橋的人 /那些共鳴於一些關鍵的辭彙和定義的人. 
或共鳴於某些詩歌/音樂/繪畫的人. 
他們找到.給予他們某種連接感/珍奇感的質地
或結構.
 
而這就足夠將他們帶上那橋了。 
借用我之前的隱喻.他們現在降落到了“飛機場”了. 
他們正在從飛機上.看著主權整合體這片奇特的土地. 
通過一扇小小的玻璃窗看進那廣闊的新世界. 
記住.當你步出飛機.
基點是你的呼吸.你的心以及它那智慧性的美德. 
因為.這個你剛剛到達的地方. 
不再是語言勝過呼吸和美德之自性表達的所在. 
就這麼簡單. 
我知道對一些讀這訪談的人而言. 
會有上百個問題困擾他們. 
或許還有2、3個在此時是真正要緊的. 
但渴求更多資訊和知識是HMS的一種巨大的癮. 
我勸你們將自己的注意力.從獲取資訊和知識.
轉移去分配到
應用心之美德到當下性複合宇宙內的自己和別人. 
然後只是單純地傾聽自己的呼吸. 
而每當你將注意力轉向自己的呼吸. 
就更近一點地傾向你那內在的存在性. 
而它就位於你實存的最中心點. 
去感覺這種結合的加強吧! 
並去確信任何已經或將被放置在你這2部分之間的牆. 
都會被拆除.(宗教/科學) 
如果你的焦點是在這裏.
那麼你將找到進入每件事的入口.
 
包括主權整合體的語言. 
和如何回憶起存在於自己之內的那主權整合體的文化. 
以及如何生活於它的寓所.
 
這就是明晰與擴展的紀元.  
Nunti-Sunya 
從我心到你的 
James
  
本文引用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siage/
在不影響原文精神的基礎上
文字經過整編與精簡
讀者可至原中譯網站閱讀原文全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